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世成欢》一世成欢讲的是什么 YD 一世成欢健气受

更新时间:2020-01-08 12:13:55

《一世成欢》一世成欢讲的是什么 YD 一世成欢健气受 连载中

《一世成欢》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玖晴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陈琪,威北候

《一世成欢》作者:玖晴,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陈琪,威北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熙和四年,草长莺飞,春暖花开。 三月三上巳节的时候,已经登基四年的大齐皇帝大婚。 威北候嫡女徐成欢早前已经被册为皇后,这一日,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熙和四年,草长莺飞,春暖花开。

三月三上巳节的时候,已经登基四年的大齐皇帝大婚。

威北候嫡女徐成欢早前已经被册为皇后,这一日,皇帝出宫亲迎,轰动了整个京城。

直到深夜,还有无数人家在窃窃私语这难得一见的盛事。

翌日清晨,京城护城河堤上,暮春三月的垂柳依依,随春风拂动,与平缓的河水交相辉映,一派静谧的北国春光。

只是没过多久,如狼似虎疾奔而来的一队官兵就打破了这如画的美景。

“戒严,戒严,闲杂人等,速速退避!”

早起奔忙路过河堤的市井小民被迅速驱散,京城九门关闭,凝重紧张的气氛很快笼罩了整个京城上空。

唯有靠近皇城的南大街两旁,沿街的高官府第大门口,高高挂起的红绸还在迎风招展,似乎昨日因为皇帝御辇和皇后凤銮从此路过而沾上的喜气还停留在上面。

不多时,一个个飞奔而来的小厮拼命地拍打着各自府上的大门,丝毫没有了被主人责骂的顾忌。

一扇扇大门伴随着呵斥次第打开又关上,没过多大一会儿,却又一一打开,喜气洋洋的红绸即刻被尽数扯下,家家户户的角门都有家仆匆匆出门,直奔布庄而去。

户部给事中陈琪的马车匆匆在家门前停下,身着官服的陈琪飞奔进门,迎头就遇到了六神无主团团转的夫人:“老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买白布做什么?”

陈琪狠狠地喘了几口气,才扶着腰快速交代道:“皇后,皇后昨夜遇刺,死……不是,是薨了,全城已经开始戒严,一定要赶在这之前把府里的孝布都扯回来,国丧,这是国丧,万万不可让人揪出错处来!随后老夫人和你恐怕还要进宫哭灵,我就怕小厮说不清楚,趁着那帮子人还在殿上吵架,回来跟你说一声,这就得走,威北候那一家子,已经在宫里跟皇上闹上了!”

说完也不顾夫人什么反应,又转身出门匆匆钻进了马车,往皇城疾驰而去。

陈夫人眼前一黑,忽然就想起威北候家那花骨朵一样的小女儿来,昨日还尊贵地坐在凤銮上,怎么今日就……不由得滴了两滴泪,道一声“作孽”,也顾不上感伤了,就忙去吩咐家下人种种事宜了。

这一日,京城满街的官兵,四处追捕刺客,平民百姓家家闭户,人人自危。

唯有各大布庄的老板心里是真正乐开了花,昨日堆积的红绸卖断了货,今日这积压的白布又全部出手了。

千里之外,虢州。

她拨了拨颊边已经发硬的头发,一股令人恶心的溲味钻入鼻孔。

几乎是恶心到窒息,她从来都没有面对过这么恶心的味道。

可是她摸了摸自己脖间,又觉得心中安稳。

没有伤痕,没有喷涌的鲜血,什么都没有。

那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呢?

若是死了,可是鼻间还有呼吸,心口还在跳动。

若是活着,这又是哪里,或者说,这个自己完全陌生的躯体,又是谁呢?

徐成欢知道这很诡异。

她闷头想了好多天,也没想明白。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没有想明白,那就慢慢想。

她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想。

她慢慢地抬起头向房间里唯一的一扇窗望去,三月的阳光那么吝啬,只肯洒进一点点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带着寒意的风从光秃秃没有窗纸的窗格上透进来,身上单薄的衣衫让她感受到了寒冷,那些轻貂暖裘,像是上辈子的记忆。

不,可能也真的是上辈子了。

她掰了掰已经结满痂垢的手指头,这已经是第十六天了。

每天会有一碗冰冷的剩饭放在她的面前,她吃不吃,没人管——也不能说完全没人管,偶尔会有一个凶恶的仆妇将整个碗扣在她的头上,一通大骂之后又有些畏惧地瞅一眼她脚上粗重的镣铐,骂骂咧咧地走出门去。

在那些粗野不堪入耳的骂声中,她还是得到了一些收获的,最起码知道了这具躯体是一个疯女,从来不会说话,只会发呆,或者,咬人。

贱婢,疯子……都是送给她的称呼。

那些从前的人生里只限于下人之间口角听过的词语,就这样盈满了她的耳中。

她往那扇窗棂边挪了挪,觉得这样的寒冷也并非不可忍受。

这不是最冷的时候,那柄锋利的匕首轻轻划过她的喉管的时候,才是最冷的时候呢。

被心爱的人突然间割断了脖子,她连为什么都不知道。

洞房花烛夜,喝了合卺酒,洒了销金帐,她正梦想着鸳鸯白头,他却忽然出手了。

没有任何的掩饰,也没有任何的解释,什么都没说,她甚至都来不及问一句问什么,就这么憋屈地死了。

她亲眼看着自己的鲜血汩汩而出,浸透凤袍,亲眼看着他抱起她,滚烫的眼泪滴在她脸上,却只能从喉管发出赫赫的声响,所有的不甘心和怨恨都被吞没,铺天盖地的冷意沁入骨髓,再也无法驱逐!

从此山盟海誓远去,血海深仇注定。

萧绍昀,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迎着那微弱的天光,以头碰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说话声。

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

“崔三家的,你这样可就太过了,要是太太回来看到,肯定会要了咱们的命!”

“哼,看你这胆小的,太太回来的日子还远着呢,怎么会看到……这个贱婢咬了我那可怜的莲儿,就让她们两个换换好了,让我的莲儿也去过过大小姐的日子,让这个该死的疯子在这里磨磨性子,看她还敢不敢再咬人!”

“这,不妥,她到底是大小姐,你这样拿链子锁着,不是咱们做奴婢的该干的事儿!”

“锁着才能知道听话,看以后还咬不咬我的莲儿!陈大家的,我可告诉你,现在这院子里,就咱们两个看着,谁也进不来,这事儿要是被太太知道了,你也跑不了干系,你嘴巴放紧点,这疯子屋子里的珠宝,我分你一根金钗,怎么样?”

“这,不好吧……她虽然是个疯子,那首饰也是有数的,你真敢拿啊?”

“就因为她是个疯子,我才敢拿呢,到时候一句她自己折坏了,不就搪塞过去了嘛,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模样,太太心里有数,你放心好了。”

两个人很快商量好,放下了心理负担开始坐在门槛上晒着太阳闲闲地聊天。

“陈大家的,你知道太太干嘛去了吗?”

很有主张的仆妇神神秘秘地问道。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哪有老姐姐你消息灵通啊。”一根金钗的好处让她满嘴的奉承。

时常骂骂咧咧的那个声音得意洋洋地开始说起这件事:“要说咱们能趁太太不在家捞这么一笔,还真是托了那个死了的皇后的福气。”

死了的皇后。

一句话让屋子里的疯女睁大了黑亮的眼睛,不再是茫然无神的样子。

“这皇后都死了,还有什么福气?”

“这你就不知道了,人家是皇后,死了可不就算是国丧了吗?听说皇上不仅把她埋在了皇家的坟地里头,还下了什么诏,说以后再也不立皇后了,皇上这么情深意重的,天下人自然都要跟着皇上伤心的,人家那些侯爵之家一年之内不能摆酒席,咱老百姓,三个月里都不能嫁娶,咱们老爷还是个武官,到底也不敢大肆张罗,大少爷的婚事,原本定了这个月底,现在也要改日子,太太怕惹得亲家那边不快,亲自去跟那边解释了,这一来一回,可不是刚好给咱们空了这二十天的好日子了吗?”

“这么说,太太也快回来了……”

“看看你,又怕了吧,到时候咱们提前把这祖宗放出来,捯饬捯饬,她自己又不会说,太太不会知道的!哎,我也真是羡慕这皇后,死了还能这么得皇上的宠,你看看咱们,我要是死了,崔三那个死鬼,能为我守上三个月再娶老婆,都算他对我的好!”

“看你说得,崔三哥不是那样人,再说咱们也比不得人家皇后,那可是皇后啊……”

两个仆妇的说笑声一直没停,在她们口中,那个高高在上死了的皇后,不过是闲聊时口中的嚼料。

屋子里的疯女伏在地上,无声地大笑起来。

得宠?原来这就是得宠?

哈哈,太可笑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