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番外 章节列表 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大叔受

更新时间:2020-01-14 12:05:26

《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番外 章节列表 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大叔受 已完结

《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沧海太华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殷九,花烬

主角叫殷九,花烬的小说是《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它的作者是沧海太华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伙计却摇摇头,“这个不行,这个不行。” “怎么?一万两黄金说好了随便挑的,怎么人选好了,却反悔了?” “不是反悔,这位客官,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伙计却摇摇头,“这个不行,这个不行。”

“怎么?一万两黄金说好了随便挑的,怎么人选好了,却反悔了?”

“不是反悔,这位客官,这丫头脾气大得很,从来不是人选她,而是她选人,仗着绝世紫灵根,专门爱放火,已经不知烧了多少人了。”

“哦?那你可知她想要寻个什么样的主人?”

那伙计嫌弃地啐了一口,“一个契约武士,再大的本事,也是与人为奴,还整天挑挑拣拣,她这不是寻人庇护,而是相亲呢!”

所谓契约武士,都是些有点本事,却出于各种原因,被这世间不容之人,经由不夜天撮合,卖身为奴,寻个主人,由主人重新赋予身份,以便重新在日光下行走,有个继续活下去的理由。而那契约,则是一份生死血契,一旦签订,便再没有更改的余地,武士将对主人誓死效忠,永不违逆,如有背叛,必遭血契反噬,死状极为痛苦恐怖。

因此,既然都是些想要活下去的人,就很少有人会违背这份契约,而既然早已是被这世间不容之人,那么主人让做什么,也都无所顾忌地去做,毫无原则可言。

所以,眼前这个穿紫衣的女子,居然要自己选主人,不高兴就放火烧人,倒是这暗城中的头一遭。

殷九璃觉得这人有意思,笑道:“既然是相亲,那我就去相一相!”

那伙计在身后满不在乎道:“去吧,你若是被她一把火烧了,可与我们不夜天无关!”

殷九璃来到那女子身边,相貌猥琐却周身艳粉的气泽,显得更加令人浑身不自在。

她俯下身,换了女子的口吻,低声道:“我是殷九璃,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一只手指尖燃着一簇火苗,正看得出神,忽然便向她看了过来,一双淡紫色的眼睛亮晶晶的,“你是女子?”

“正是。”

“你这一身气息仙魔相和,倒是特别。”那女子见她也是个女子,反而没了之前的戒备。

殷九璃奇道:“这个你都能看得出来?莫不是个邪灵根?”

“没错,的确是邪灵根,偷看了不该看的,为这世间所不容,即便是紫色的,也是没用的。”

旋即她又看向殷九璃,眼中竟然满是希望,“原来你也是一个天地不容之人,何妨带上我一个?我名唤花烬。”

殷九璃没想到她一双紫瞳透过灵根可以看到自己的龙魂,笑道,“也好,我倒是知道一个去处,可以任你逍遥自在,只是你要跟着我静候一些时日,时机一到,便带你过去,你可愿意?”

女子生得极为空灵剔透,面上绽出极为天真的笑容,“好。”

殷九璃回手对那伙计道:“契约来!”

那伙计就奇了,“哎?这小妮子,你怎么就搞定了?”

殷九璃猥琐一笑,“都说相亲了嘛,人家姑娘看上我了呗。”

于是双方在一张人皮卷上立下血契,花烬滴血画押,便算认了殷九璃为主。

她跟着殷九璃从地下室出来,小酒馆里依然全是人。

殷九璃有心护着这个小丫头,拉着她的手想再挤出去,不料花烬手中一起,一条纤细的火龙呼啦一下冲入人群,力道不大,刚好将人的须眉烧白,众人瞬间被烧了尾巴般的嚎叫,登时让开了一条窄路。这暗城中本来就没什么原则可言,如今她只是放火,并未伤人,加上紫灵根霸道,倒是也没人敢惹。

殷九璃好笑,就拉着花烬从那条被火生生烧出来的路走了出去。

到了门外,殷九璃刮了一下花烬的鼻子,“你怎么这么淘气?”

花烬淡淡道:“只是不喜欢男人碰到我而已。”

殷九璃恍然大悟,“奥,原来你一直没寻到主人,就是因为你不想服侍个男主人?”

花烬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有什么奇怪的?”

殷九璃摇摇头,“没有没有,原来是我撞了大运!”说着笑嘻嘻地带着花烬离了暗城。

她身上已经再无金票,这暗城也鱼龙混杂,十分不安全,所以还是尽早离开为妙。

花烬跟着殷九璃出了暗城,乍一站在日光之下,适应了好一阵,之后大口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显得十分开心。

殷九璃看她不过是十六七岁的模样,如此绝世天才,没有宗门敢收为弟子也就罢了,竟然还沦落到在暗城中卖身为奴,必定是有着极为不堪的过往,于是也不多问,一路带着她回了殷府。

花烬跟着殷九璃直接回了房,眼睛一直盯着窝窝,窝窝也虎视眈眈地趴在床上跟她对视。

殷九璃还当是这俩人在争地盘,也懒得管,对花烬道:“我不太擅长给人取名字,你要是愿意,可以继续用你原来的名字,至于我呢,你就先喊小姐吧。”

“好。”花烬依然盯着窝窝。

“第二,既然做了我的人,以后除了听命于我,不给我惹事外,其他时间你是自由身,想做什么,想去哪里都可以,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不得悖逆于我,我这里有事,你要随叫随到。”

“好。”她还盯着窝窝看。

“第三,我那只猫,麻烦你不要给烤了吃了。”

花烬终于把目光从窝窝身上移开,看向殷九璃,“那剑齿虎,是个公的,我不喜欢。”

窝窝终于怒了,在床上跳起来哇哇叫,“小爷我还不稀饭你呢!”说完就是炸了毛,一幅要打架的样子。

殷九璃却也不拦着,“你们两个想干嘛,我也不管,这世上很多事,总要打一打才清楚。我先出去了,你们慢慢相处。”

殷九璃此时面上易容丹效力已失,便恢复了本来面目,简单换了装就走了。

刚出了门,又闪身回来,对花烬道:“记住,不准烧房子!”

之后对她挤了挤眼,花烬心领神会,她果然选了个好主子,不但长得心情舒畅,做事也心情舒畅!

待到晚上殷九璃从外面回来,便见到温管家在大门口恭敬地候着,于是知道,一定没好事。

果然,厅堂上,老太太坐在正位上,看似悠闲地喝着茶,却给了她一个眼神,一切便了然了。

殷誉扬、霍氏和殷晴雪都坐在堂上,各个阴着脸。

殷九璃见了,打趣道:“怎么了?都这么不开心,晚饭厨子做的不好吃?”

殷誉扬啪的一掌拍在旁边的茶几上,“你说你,从外面都弄了些什么回来!整天乌烟瘴气的,那只妖兽把院子里的养的活物都吃了个精光也就罢了,现在又弄回来一个来路不明的妖女,一进门就放火烧房子!”

噗!

殷九璃一口茶水还没咽下去,全喷了出来!

“把哪里烧了?”这个花烬还真是将她的意思领会地透彻!于是装出很担心、很忐忑的样子。

这时,霍氏就哭天抢地地哭了起来,嚎起来没完。

老太太手中的茶碗重重往桌上一撂,“哭什么,我殷家又不是没地方给你住!”

霍氏嚎道:“我那院子连同后面的花园,当初誉郎为我修建时,花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又是费了多少的心思,如今居然一把火就没了,娘,您让我如何不伤心!”

说着又站起身来,扭到殷誉扬身边,摇着他的胳膊,不依不饶地继续哭。

原来是那里,殷九璃倒是心中几分舒爽,那院子她早就看着气不顺了,听说当时她母亲离家出走时,殷誉扬正忙着给霍氏盖新院子,那份宠爱,不是椒房,胜似椒房。

于是在心中再次默默给花烬点了个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