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极变之十极》洪荒之天极 YAOI 天极变之十极GL

更新时间:2020-03-28 18:05:55

《天极变之十极》洪荒之天极 YAOI 天极变之十极GL 连载中

《天极变之十极》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光明左使YWD 分类:仙侠 主角:任紫阳,何青岫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光明左使YWD原创的仙侠小说《天极变之十极》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任紫阳,何青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在翠岚星四绝岛中央山峰――接天峰最高处的大厅里,阵绝傅碧空和他的合籍双修道侣器绝倪银星正在耐心安慰任紫阳在渡劫时仍想着的丹绝何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翠岚星四绝岛中央山峰――接天峰最高处的大厅里,阵绝傅碧空和他的合籍双修道侣器绝倪银星正在耐心安慰任紫阳在渡劫时仍想着的丹绝何青岫。三人都是合体期的修为,由于修真的缘故,器绝倪银星和丹绝何青岫更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特别是何青岫,她的肤色特别白皙,而且眸子黑中带蓝,别具特色。

“四妹,放心吧,紫阳不会有事的。”一身白衣的器绝倪银星柔声道,“有你在身边,他怎么能安心渡劫呢,他也是怕你看着后会担惊受怕不是?”

“是啊是啊。紫阳一定是这样想到。”阵绝傅碧空重复说过成百上千遍的话。话音刚落,便大笑道:“不用担心了,三弟回来了!”

一听这话,丹绝何青岫脸上的忧愁立刻被欢喜所代替,少许又多了些羞涩的粉红。傅碧空才想打趣一番,被倪银星一扯衣袖,立即改口道:“我们快去迎接吧!”

说罢,三人又招呼四位弟子任风、何云、傅雪、倪月一起去迎接任紫阳。四位弟子也都达到了元婴期。所以很快来到四绝岛的正南方。

当三人看到任紫阳怀中的小敖翔时都是一愣。何青岫更是把疑问写在脸上。考虑到丹绝何青岫的感受,器绝倪银星便率先发问道:“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阵绝傅碧空适时的向任紫阳使了一个眼色,瞟向何青岫,任紫阳会意却不由得苦笑道:“这是我拾的一个孩子。”

“拾的孩子?”器绝倪银星不由得产生怀疑。

傅碧空插话道:“此处不是讲话之所,还是回去说吧。”

有四位弟子在,器绝倪银星和丹绝何青岫也都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好依了傅碧空的提议,丹绝何青岫却狐疑的看了任紫阳一眼。任紫阳更是无奈。

到了大厅,四人分别落座,四位弟子告退而去。

傅碧空道:“一别五年,今日看来三弟是渡劫成功了吧?”

倪银星插话道:“先不说这些,三弟,你先说说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任紫阳只好先把祖星上的奇遇向大家讲了一遍,把渡劫的详细过程和敖翔的身世交待得明明白白,并且把墓中所藏的器物及墓碑都拿了出来。看到这些大家都相信不疑。倪银星道:“对不起,是二姐错怪你了。”

“都是自家人,二姐何必说这些。”任紫阳笑道,复又接着傅碧空的话道:“谢谢各位的牵挂,我有幸渡劫成功。哎,真是九死一生呐!特别要谢谢大哥为我炼制的阵盘、二姐为我炼制的蟠龙棍和四妹为我准备的丹药。不过这次所有的阵盘及蟠龙棍都毁了,丹药也只剩下两颗了,剩下的都被我在渡劫中消耗掉了。”

三人听到任紫阳的话都大吃一惊,同时也根据结果推测出任紫阳的渡劫过程有多么惊险。这件事有两层意思:一是任紫阳真真切切的渡劫成功了,虽然这种事情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十;二是天劫之威果然不可小觑。蟠龙棍也称的上是**灵器,而且何青岫特别为任紫阳炼制了针对渡劫的丹药,就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颗,可见天劫有多么的可怕!

傅碧空道:“三弟,蟠龙棍和丹药都是一些身外之物,没了就没了,以后再炼制就是了,可是小命只有一条,只要能够渡劫成功,其它的都无所谓。”

任紫阳笑道:“还是大哥最疼我。”

倪银星笑骂道:“你这小子,还是这副欠揍的模样,这不是故意气我和四妹吗?不过现在你渡劫成功了,用不着蟠龙棍和丹药了,我和四妹加起来也打不过你了。你可真是神气呀!亏了四妹这五年来还天天盼着你回来。”

任紫阳笑道:“对于二姐的口才,小弟我甘拜下风。今天我出几坛好酒,咱们四人好好庆祝一下别后重逢,怎么样?”

何青岫黑中带蓝的美丽大眼睛无比幽怨的白了任紫阳一眼,任紫阳只好回了一个歉意的眼神,何青岫笑着又回了一个“暂时先放过你”的眼神。

傅碧空和倪银星看在眼里却不说破,含笑不语。

四人的居所在大厅后面,是一排四个大院子。四人同时来到右数第一所院子,那是傅碧空的,傅碧空是四人中的老大,以右为上为尊,所以他的是右边第一。四位弟子任风、何云、傅雪、倪月也被招呼来一起为任紫阳接风。不多时便摆上了糕点美酒。不过任紫阳的风头倒被敖翔压了下去,器绝倪银星和丹绝何青岫抢着要抱敖翔,在座的人听过了任紫阳的介绍都很惊诧:这敖翔究竟背后是怎么样的身世,竟然在墓Xue中待了上千年而未死,而且身体状况又如此坚韧强悍异常。特别是头部中的无名能量,竟然合四人之力都弄不明白。傅、倪、任、何四人都试过了,却始终无法测试出任天翔是哪种灵根,是单灵根、双灵根还是多灵根。四人对此更是感到万分惊奇。

就在酒微醺、人初醉的时候,傅碧空对任紫阳说道:“三弟,我和你二姐已决定正式结为道侣了,你和四妹也应该考虑考虑你俩之间的事儿了。虽然修真者的寿命异常大于凡人,可我们经常闭关修炼,这样算起来,我们用在感情方面的时间也并不比凡人多多少。百年的光阴也不过是白驹过隙。算了,还是你俩看着办吧。这种事情只有你俩自己解决才是最好。”倪银星也颇有深意的看了任紫阳和何青岫一眼。

任紫阳听后禁不住向何青岫看去,正好对方也向他看来,顿时一位大乘期高手和一位渡劫期高手同时满面通红。倒是任紫阳脸皮厚些,对傅碧空和倪银星作揖道:“小弟先恭喜大哥和二、不对是,是大嫂了。我俩会处理好这件事的,请大哥、大嫂放心吧。”

看着这位油腔滑调的大乘期高手的样子,傅碧空和倪银星不禁异口同声的笑骂道:“你这小子!”

傅碧空又道:“好了,今天天色已晚,就到这里吧。紫阳,你走后,小妹可没少惦记你呀!”特别是最后一句,拉长了话音,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何青岫哪里受得了这些,脸上的颜色刚淡了些又再次红了起来,扭头跑了出去。

倪银星对任紫阳喝道:“还不快去追!”傅碧空补充道:“敖翔今天先留在我这里吧,你不用管了。”

任紫阳笑道:“谢谢大哥大嫂,我去了。”话音尚在屋内,人却跑了老远。傅碧空和倪银星相视而笑。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何青岫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门还未来得及关上,任紫阳的脑袋却已经伸了进来。何青岫见此,也不言语,扭头向正屋走去。任紫阳却随手将院门轻轻地掩上。

二人进屋后都站着默不作声。何青岫是不好意思说,任紫阳是虽有千言万语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所以气氛一时尴尬起来。终是何青岫沉不住气,低头幽怨道:“平时你不是很能说吗,今天怎么不说话了?”说完后,禁不住向任紫阳看去。正好对方也向她看来,任紫阳的眼光里流露出无限的温柔。何青岫看到任紫阳的眼光,不由得满面羞红,眼神却是无比坚定的看着任紫阳。

任紫阳轻声道:“如果不是这些年一直要准备渡劫的事情,我也会象大哥大嫂那样和你厮守在一起了。其实这些年来,我在外面流浪的时间,心里始终在想着你,而且经常会梦到你。在渡劫最关键的时刻,我感觉自己就要支持不住了,那一刻想到的也是你。我怕我会渡劫失败,我开始后悔,为什么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向你表白。那时,你就是我心中唯一的牵挂!”

只听到这里,何青岫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扑簌簌的顺着脸颊滴落下来。梨花一枝Chun带雨,此时的何青岫格外动人。见此,任紫阳情不自禁地向她伸出了手,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何青岫犹自带有泪水的脸上露出幸福而羞涩的笑容,手也伸出坚定的握住了任紫阳的手。嘴里仍不忘问道:“你要向我表白什么?”

“我爱你。”任紫阳把何青岫深情的抱在怀里,用嘴凑在她耳边温柔地说道。

这一刻,何青岫觉得温柔的海洋把自己一下子淹没了,灵魂飘向了天际,久久不能回来。她多么盼望这一刻能成为永恒。她多么想对着自己最心爱的人笑啊,可禁不住泪流满面,嘴里也“呜呜”地哭了起来。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抱着任紫阳,这一生一世再也不要分离。

这一刻,何青岫晋入天人合一的无上境界,修为更上一层楼。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具体的渡劫日期,但已朦胧的感觉到了征兆。不由得感叹爱情的美妙!

一夜无话。第二天,任紫阳和何青岫手拉手来见傅、倪二人。这都是任紫阳的主意,何青岫虽打定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决心,仍然羞得满面通红。当然此时的傅、倪二人已经搬到一起住了。傅、倪二人见此风景,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这件事水到渠成地有了一个满意的结果,四绝岛诸人皆大欢喜。并且共同商定将敖翔交由任紫阳和何青岫二人来抚养,改名为任天翔。

任紫阳回来后把自己在渡劫时的体会毫无保留的说给傅、倪、何三人以及四大弟子听,七人听各有所悟,修为也各有增长。

任天翔自然而然的被四绝岛诸人视为珍宝,虽说是交由任紫阳和何青岫二人来抚养,实际却是傅、倪、任、何四人共同抚养他。修真之人没有特殊情况是不要孩子的,因为生养之事对女子修真者的影响最是巨大,会造成功力的长时期停滞、倒退,甚至于有散功的危险。所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