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朕的皇后超难撩》朕的皇后很彪悍 猎奇 朕的皇后超难撩Twink

更新时间:2020-04-08 00:09:19

《朕的皇后超难撩》朕的皇后很彪悍 猎奇 朕的皇后超难撩Twink 连载中

《朕的皇后超难撩》

来源: 作者:鹿丑丑 分类:架空 主角:文波,楚月兮

《朕的皇后超难撩》由网络作家鹿丑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文波,楚月兮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楚月兮将手环抱着,目光淡淡扫过眼前的人,众人即便低着头也感受到那审视的目光。 楚月兮微微一笑,清声念了六个名字,说罢垂下眸子,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楚月兮将手环抱着,目光淡淡扫过眼前的人,众人即便低着头也感受到那审视的目光。

楚月兮微微一笑,清声念了六个名字,说罢垂下眸子,不再说话。

静待片刻,一个精瘦的男子走了出来,尖瘦的脸骨骼微突,眼皮都未抬一下。

不做声色的将竹月手中的一份遣散银两拿了,认命的转身便离去了。

随着她的离去,又一个清秀的丫鬟走出人群,她将头低的死死的,拿起银两便大步离去。

无论哪个府,背主求荣都是像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的,故而这安兮院里平日里老实做事的人都对着这六人唾弃至极。

楚月兮看着稳住不动的剩下四人,嘴角泛冷,轻语"怎的?你们四人不愿安心离去么?"

话毕,只见一个黛眉轻勾,眼波流转的丫鬟不服气的站了出来。

一身藕丝琵琶衿上衫,配着百褶如意月伊裙,活脱脱一个妙龄美人。

哪里像一个丫鬟,竟透出一股子官家小姐的意味。

楚月兮看着这突然站出的丫鬟,回忆像涓涓泉水一般涌出。

上一世这芳心跟着她去了明王府,一直照料着她房内的花草。

因着她素日里对这些个首饰珠宝类的看的极淡,时隔四年才发现那文波琉璃镯竟没了踪迹,拷问一番才知。

在自己还是将军府姑娘时,这芳心便借着修剪花草的名头,将御赐的文波琉璃镯盗去了。

时隔经年,才将这背主的丫鬟处置了。

这一世她闲时歇在窗边时更是发现,房内的碧玉兰不知何时便被换成了有毒的暗香花。

原上一世,这芳心不止盗窃了文波琉璃镯,更是在她房内的花草中动了手脚。

今日她特意将九层檀木镂雕白玉主盒最后一层拉开,里面放的尽是些平日里不用的首饰。

果真如此,文波琉璃镯已然没了踪影。

上一世,这芳心过了好些舒坦富足的日子;这一世,她却不能留她了。

楚月兮抬起温润如水的眸子,清澈明亮泉水一般,却又看不透切,像是笼了一层轻雾。

不说话,只好生的瞧着这突的站出的芳心。

只见这芳心挑着一双精明的丹凤眼,薄唇微启"我们为大小姐勤勤恳恳的做了这么久的事,大小姐说不要便不要怕是没个道理。"

她越说越快,似乎占据了十足的道理"我们又没有犯错,就凭大小姐这一番空口无凭的话,我们这些个忠心的人反倒成了背主求荣的人了么?也怕没有天理了吧。"

底下的人听她一串毫不停歇的指责,也开始窃窃私语,另外三个被点名之人也是应声附和。

楚月兮面带微笑的将这的话听完,如烟柳眉微微上扬,如同看跳梁小丑一般瞧着芳心。

没有芳心所想的孑然大怒,只是一片祥和淡然,像是话语反驳之人并非她一般。

"芳心姑娘确是个玲珑通透的人,可你暗暗将我房中的碧玉兰换成极其相似的暗香花,又是做甚?这暗香花的香气可是有毒的呢。"

轻如鹅羽的话却重重压在众人心上,这芳心,原是在主子房里动了害人的手脚。

芳心一听,脸色微变,嘴唇不自然的上下咬合着,大小姐怎会知晓?

这碧玉兰与暗香花极其相似,皆是六瓣盈盈叶,馥郁幽幽吐花蕊。

若不是长日里伺候这些个花草的人,自是分不出的。

敛下眸子中的慌张与心中阵阵袭来的不安。

芳心抬起眼皮,一双丹凤眼盈盈若水,字里行间充满质疑。

"这只不过是你空口说而已,你可有证据?"

楚月兮不喜不怒的瞥了一眼她,淡淡一笑"要证据么?前几桩事我暂且不追究了,今日这桩事,确实不得不追究了。"

听闻此话,芳心心中更是无底,修长的指尖微微绞着衣裳,方才的淡定自如全无了,只余局促不安的一双眼滴溜溜转着。

不若拿了那银两走人算了,她没必要为了这事丢了性命。

可一但想起李姨娘说的话,又断了方才那念头,未来那泼天的富贵,她却是舍不了的。

旋即挺直了腰身,不服气的看着楚月兮,似乎吃定了对方拿她没办法。

楚月兮余光略过那肆无忌惮的模样,讽刺轻笑,厉声道。

"我房中的文波琉璃镯被人盗窃,这是父亲当年奉旨还朝时,皇上亲赐之物,偷窃御赐之物,可是死罪。"

偷窃御赐之物,偷窃御赐之物……这句话像山间钟鼓一般,擂醒了那富贵梦中的人。

芳心面色煞白,娇艳欲滴的红唇已然被贝齿咬的泛白,唇间不由自主的打着颤。

她观察半年有余,大小姐从未用过那文波琉璃镯,为何今日突然提起这事?

不,她不能死,李姨娘说了,她会成姨娘,会成为富贵人家的。

"大小姐,你不能这样!你这是陷害!"芳心尖着声拉住楚月兮的衣裳,脸颊被振的通红。

楚月兮淡淡瞥了她一眼,玉臂轻挥,将袖子扯了回来。

平淡一笑"芳心,我可没说是你偷的,为何反应如此之大?"

芳心惨白着脸嗫嚅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她默默的挪动着步子,想趁众人不注意跑掉。

楚月兮看着那芳心的动作,冷笑道"扣住她,别让她跑了。"

一众家丁瞬间将欲要逃跑的芳心押在地上,她手脚并用的挣扎着,将牙齿咬上摁住她的人。

楚月兮旋即看着众人,吩咐道"为了以证公平,诸位便与我一起去寻吧,鉴于方才这芳心姑娘想要逃跑,行为诡异,便先去她房中查看。"

芳心听到这话,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软泥一般惨淡的瘫在地上。

她后悔了,不该为了那荣华富贵搭上了性命,不该信了那李姨娘,更不该轻视了这大小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