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浴火之凰》浴火成凰侯门毒妃 冰山攻 浴火之凰蕾丝

更新时间:2020-04-08 06:04:49

《浴火之凰》浴火成凰侯门毒妃 冰山攻 浴火之凰蕾丝 连载中

《浴火之凰》

来源: 作者:凝夜雨 分类:仙侠 主角:白嫣,白兆风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浴火之凰》的小说,是作者凝夜雨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叶落峰着实没有想到白兆风回来这一出,倒是将他难住了。毁了自己儿子和白暮汐的婚约是万万不可的,但不答应白兆风又会引起他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叶落峰着实没有想到白兆风回来这一出,倒是将他难住了。毁了自己儿子和白暮汐的婚约是万万不可的,但不答应白兆风又会引起他的怀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贤弟可是觉得愚兄的想法有些不妥?”白兆风此时的嘴脸有些得逞的笑意。

“实不相瞒,我与犬子有些误会,恐怕我的安排他不会听从,惭愧的很呐……”叶落峰想到了应对的策略,立马显现出一脸无奈的神情。“婚姻之事向来都是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令子也是个通情达理的孩子,想必是不会违了孝道吧?”对于叶洪辰与叶落峰的关系白兆龙还是有所了解的,只是之前却没能想到这点了,他着实也难以判断叶落峰的推脱之词是否另有用意。“唉,愚弟无能啊,犬子已经多年未与我说过话了,若是此时我突然向他提起此事,我担心……唉……”叶落峰右手抚着额头,很是为难的模样。

“既然如此,贤弟就当我未提起过此事吧。既然贤弟安好,我也就放心了,就不再打扰了,希望贤弟有时间也能到寒舍坐坐啊。”百兆风见叶落峰似乎并不反感这门亲事,只是碍于与叶洪辰的沟通,便也不好再试探下去,想来是自己顾虑的太多了吧?于是便起身准备告辞。

“白兄的话我放在心上了,嫣儿是个好姑娘,若是有机会,我一定告知洪辰,诺了这门亲事。白兄想来也是事物繁杂,愚弟也就不强留了,有时间愚弟一定登门拜访。”见白兆风起身想要离开,叶落峰也立马微笑着起身相送。“如此甚好啊,贤弟莫送了,回吧。”叶落峰的一席话来的恰到好处,白兆风心中的疑虑便又是打消了不少,便匆匆离去了。躲在厅堂外的叶洪辰勾嘴冷冷一笑,果然是只老狐狸,真是能装的很。

“玉儿,你说我穿这条裙子好看吗?”白嫣从箱里翻出珍藏许久的长裙,穿起来欢快地转着圈儿,不停地询问着身旁的丫鬟。“好看好看,小姐天生丽质,真是穿什么都好看。”玉儿不知道小姐什么事情如此欢乐,便跟着欢快的附和着。“那这个珠花呢?漂亮吗?”白嫣显然是很满意玉儿的回答,又开始找寻一直不舍得戴的珠花来。“漂亮,漂亮,可漂亮了,戴在小姐头上更漂亮了。”玉儿急忙又附和道,除了说漂亮,她还能说什么呢?

“是吗?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呢?”白嫣抚弄着自己的头发,脸上泛起了一丝潮红。“不知道小姐说的是谁呢?可是叶家的少爷?”玉儿自然是知道白嫣的心思的,试探着打趣道。“谁说了?”白嫣见玉儿一下就说穿了自己的心思,娇嗔地反驳道。“小姐放心啦,小姐这么美,是个男子都会拜倒在您的石榴裙下的。”玉儿见说中了小姐的心思,便适时地讨好道。“谁教你的,油嘴滑舌的,讨厌啦。”白嫣的脸更红了,撒着娇将玉儿推出了房门。将玉儿退出房门的白嫣欢快地转了个圈坐到的床上,叶洪辰,想到这个名字,想到自己即将来临的寝室,她便止不住的欣喜。

她还记得,以前叶洪辰是常来白府的,不过那时的他也早已和白暮汐有了婚约,尽管叶洪辰每次来时,她都会将自己精心打扮一番,可他的眼睛却总不会停留在自己身上。白嫣认定,着都是因为他和白暮汐已有了婚约的原因,她不相信他对自己是没有任何感觉的。白嫣是嫉妒白暮汐的,她的父亲地位比自己父亲高,在白家,她比自己受宠,对于炼丹练武的天赋也远高于自己,似乎什么事情她都要压自己一头。上天就是这么不公平,连自己一眼就认定的男人也是她的未婚夫,她不甘心,很不甘心。对于四年前白暮汐一家所遭遇的事,白嫣是用罪有应得四个字来定论的,嫉妒往往会迷了人的眼睛,欲望往往会涂黑了一个人的心。这种贪欲的执念让她将自己的获得定义为理所当然,很是享受。

她似乎看见了自己与叶洪辰喜结连理的那一刻,红色的盖头掩不住欢乐喜庆的氛围,欢快的奏乐荡起了她欢快的心思,想着想着白嫣的嘴角不禁漾起了意思甜蜜的笑。“小姐,老爷回来了,想要请您过去呢。”正当白嫣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时,玉儿将她唤醒了回来。“知道了,马上就来。”白嫣听到自己的父亲已经回来了,便是愈发的兴奋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向父亲的书房奔去。“爹,您回来啦。”白嫣抑制住心中的狂喜,故作矜持地踏进白兆风的书房。“嫣儿……”白兆风自然是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的,便有些不忍心开口。“怎么了,爹?难道白暮汐她……”白嫣看出来了自己父亲的脸色似乎是不大好,有些欲言又止的意味,难道白暮汐真的还活着吗?她不禁有些慌了。

“不,白暮汐之事可能真的之事巧合,也许是我想多了。”白兆风抚了抚白嫣的手宽慰道。“那……”白嫣顿时放下心来,脸又不自觉的泛起了一丝潮红。“嫣儿啊,着婚姻之事乃是大事,昨日是父亲太欠考虑,此事……还是容我与叶洪辰的父亲慎重考虑一番吧。”白兆风缓缓的说道。“是……孩儿遵命。”

白嫣充满期盼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嫣儿……”看着女儿的神情,白兆风有些不忍心,便想试图安慰。“爹,孩儿记起还有些事,便不打扰您休息了,孩儿写回房了。”白嫣不等白兆风安慰,便缓缓地退出了白兆风的书房。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她再也止不住心中的委屈,泪水流了下来。“玉儿,我今天不想见任何人,你也不用进来,帮我守在外面便是。”白嫣在回到房门前拭干了泪水,对玉儿吩咐道。

“小姐……是。”玉儿见方才还欣喜万分的小姐,此时怎么泪眼汪汪的,不愿见人。本打算询问的,但见白嫣的眼神,便不再问什么,只遵从命令守在了房外。“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就配不上他吗?我哪里配不上他了?”白嫣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向疼爱自己,断然不会拂了自己的意,定是叶落峰没能应了这门婚事。不公平,这不公平,难道即使没有了白暮汐自己也得不到吗?白嫣愤怒地将放在床上的裙子撕了个粉碎,她不相信。她颓然的坐到地上,无力地抽泣着,怎么可以,上天怎么可以这么对她,不可能……这不可能……难道……根本就是叶洪辰知道白暮汐还没有死?白嫣停止了抽泣,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父亲的试探未必就成功了,居然还没说成一门婚事,这不可能。既然自己被拒绝了,那还要什么好怕的?她倒要看看白暮汐到底是不是还在世,叶洪辰到底知不知情,自己到底能不能得到这个梦寐以求的人。

“二爷……小姐……小姐说想一个人待一待……”见白兆风直往白嫣的房间走去,玉儿很是为难,只能用恳求试探的语气希望阻止他进去。“嫣儿,我是爹爹,连爹爹都不想见吗?”白兆风自然是知道玉儿的难处的,倒也没有为难她,便在门外唤白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