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世情,狐颜乱》三世情狐颜txt BL 三世情,狐颜乱反攻

更新时间:2020-04-08 06:06:26

《三世情,狐颜乱》三世情狐颜txt BL 三世情,狐颜乱反攻 已完结

《三世情,狐颜乱》

来源: 作者:罄凝 分类:仙侠 主角:枫瑜,父君

经典小说《三世情,狐颜乱》由罄凝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枫瑜,父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是日正与他在院中用早膳,娃儿今日穿了件开衫的粉红褂子,佩着琉璃玉佩,扎了个小辫子,瞧着倒也可人。那褂子是我新作与他的,他原扭捏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日正与他在院中用早膳,娃儿今日穿了件开衫的粉红褂子,佩着琉璃玉佩,扎了个小辫子,瞧着倒也可人。那褂子是我新作与他的,他原扭捏着不肯穿戴,说这是女孩穿的,被我连蒙带骗了一番,才欢欢喜喜的穿上。你父君连名儿都给取了个如此女性化的,本帝姬的这件褂子本也算不上什么。

一阵春风拂面,夹带着微微桃花的清香,我稍稍有些不适,闷声打了个喷嚏。

“夙儿,这娃儿是?”我吃的正欢,蓦地闻见一声堪比山谷黄鹂的天籁之音,回首一望,我的母后,九重天那端庄高贵的天后娘娘,正皱眉盯着衡戎家那娃儿看。

唔,如此便为难了,总不能说是衡戎家那私生子吧?依着母后的性子,定是要一脚将他踹出九重天。

“娘亲,这个好吃。”本帝姬纠结郁闷之际,奶娃脆生生的喊了句废话,便也省了本帝姬的话。

“娘亲?”母后不淡定的吼了声,如遭雷劈,面上犹如四重天的七色花,变换着不同颜色。

“母后……”我冲母后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冷静。反正迟早要做外祖母的,如今不过是白捡了个外孙,在我看来,母后如此,实有些大惊小怪了。

“咳咳……”母后定了定神,总归是回了神,拉着我小声询问道:“几日不见,你竟连孩子都有了?老实告诉母后,是与谁有了私情?母后明日便让你父君前去提亲。”

提亲?母后,我是你在垃圾堆里捡的吧。

“这是儿臣在半道上捡的娃儿。”我有些心虚的说道。

母后柳眉微蹙,凤眼微动,流露出嫌弃之情。这倒也怨不得她,实是我这做女儿的,丢了她堂堂天后的脸面。母后那一众姐妹日日唠叨着自家闺女嫁得如意郎君之际,可怜的她还在训导我这不争气的闺女。

本帝姬我,自小是个炮灰命,长到一万多岁无人问津。若说是个歪瓜裂枣倒也罢了,可偏偏本帝姬长的不差。唔,怎么着也能祸个国吧!哦,对了!当年,凤族那俩皇子来九重天闹过一阵子,可惜本帝姬一个都没瞧上。之前好歹还有个衡戎吊死了跑不掉,可那厮在凡界成婚生子,累的本帝姬刚一进门便要当后母,这个,委实有些难堪。故,不假思索,将那衡戎一脚踹了!而后本帝姬孤家寡人到如今,莫说桃花,却连一朵花骨朵都未寻着。如此想来,本帝姬实是苦命的很。

“娘亲,我吃饱了。”娃儿脆脆的喊了一声,我麻溜的掏出帕子去擦拭他嘴角的污渍。

“夙儿,随母后回趟昆仑山可好?”母后将我拉到一侧,微眯着眼,抿着小嘴,笑得有些迷离。

“唔?”不解的望了眼母后,讷讷道:“母后是要去探望枫瑜上神麽?可,他不是早已避世多年,不再见客了麽?”

这位枫瑜上神,额,是朵奇葩,堪堪比上得上那衡戎的父君——龙族的龙君。

他与我父君,母后,乃伏羲上神座下三大弟子。他破壳的时辰早些,算是母后与父君的大师兄……这天君之位,原是他的,可他久居凡尘,沾染了世俗之气---竟学着下界一众没出息的帝皇,干起了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勾当。而那位让他舍了天君之位的美人,来头倒也不小,乃是伏羲之女--宓妃女神。然这倒霉催的枫瑜一个劲儿窝着自个儿的情意,那宓妃连正眼都未瞧他一下。

后来宓妃不幸罹难,这枫瑜愣是从天君登基大典上一路杀到了洛河,抱着宓妃的尸体在洛水河畔守了数百年。

又是这个枫瑜上神,数千年前,收了只狐妖做入室弟子,唔,待她很是不同。这事儿传到父君耳中,父君顾念他这数万年对宓妃的痴心守候,现今难得开了窍,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着他去了。

可是哇可是,这倒霉催的枫瑜上神,真真是情路坎坷呀。两千年前,枫瑜与他的旧情敌---宓妃女神的心上人,妖界至尊--离莫,在昆仑山脚下,宓妃的陵寝前,展开了一场恶斗。

是日,一轮夕阳染红天际,夕阳余晖下,两只身影纠缠在一起。传说,那场恶战持续了三日三夜,以离莫魂飞魄散,神归混沌,枫瑜受伤昏迷而结束。

枫瑜昏睡了千百年,梦醒时,那狐妖,却不见了踪影。

枫瑜寻了她数百年,终不得见。

至此,昆仑山上的枫瑜上神,避世隐居,不再问世事。

“我许久不曾回昆仑山了,若是回去,他还能关着山门不让我进麽?”母后皱着眉头有些不屑的说道。

“唔……”我瘪了瘪嘴,不情愿道:“那夙儿便趁此去拜见大师伯吧。”

如此,我便随着母后到了昆仑山。

之后发生的一切,均不在本帝姬理解范围之内。

昆仑山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外围还有生长持续燃烧不灭的神树的炎火山。昆仑山顶乃是黄帝的帝之下都,有开明兽守门。开明兽身大类虎而九首,皆人面,东向立昆仑上。本帝姬此次,除却陪母后,便是奔着它来的。

昆仑之北有水,其力不能胜芥,故名弱水。弱水出西北隅,以东,又北,又西南,过毕方鸟东,汇于昆仑。

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而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

自然,这些,均是本帝姬从司命口中得知的。昆仑山是何等气派,需得亲眼所见。

然本帝姬瞪着俩狐眼瞧了许久,便只见了满山的荒草,满目的疮痍,隐约见着几处落魄的古井,冷风瑟瑟,悲凉非常。神乎其神的玉井呢?亭亭玉立的九门呢?我可爱的开明兽兽呢!司命你个坑爹的!

垂头丧气着爬了许久,这才见着一阔气非常,透着氤氲仙气的宫室。宫外杵了几根紫色玉柱,通体泛着幽幽的紫光。白色琉璃玉为瓦,千年紫檀木为柱,这便是传说中的玉清宫。虽比不上九重天上的仙家府邸,却也是气派的很。

玉清宫:“禀天后,师,师尊,师尊,说,请天后与帝姬回去。”我与母后在玉清宫里候了许久,枫瑜座下的弟子怯怯的前来禀报。斜了斜眼,我瞧见母后额上的青筋添了数条。

“大师兄现在哪儿?”母后拂了拂袖子,声色冷冽,目露凶光。

“师尊,师尊,他……”

“罢了,你不必说了,我知道他在哪儿。数万年了,就这么点出息!”说罢,母后拽着我,直往昆仑山脚下去——那儿有宓妃的陵寝。唔,果真是没甚出息。

宓妃的陵寝并不大,只一个陵墓,建在玉清池旁。周遭植了些桃花,墓前静坐着一名白衣男子,周身仙气腾腾,素净的长袍沾了一地的落红。桃花灼灼,衣袂飘飘,落英缤纷,我揉了揉眼,深觉此景煞是好看。往枫瑜身后瞟了瞟,又见一彩色琉璃七弦琴立于一侧,通体泛着绿光。

“师兄这又是何苦呢?”母后叹了口气,有些惋惜道。

我亦跟着摇了摇头……大好少年,竟误在情字上,且这一误还误了数万年。

……

“师妹,倒是有许久不见了。”我与母后在那儿候了许久,眼瞧着母后就要上去掀墓碑了,那枫瑜才冷冷的回了一句。

“师兄避世多年,师妹今日特意带着小女夙玉来拜见师兄。”母后冲我摆摆手,我慌忙上前将袖子一拢,大声嚷道:“晚辈夙玉,拜见枫瑜上神。”

埋首候了许久,那枫瑜却充耳不闻,连个招呼也未与本帝姬打个!默默扫了眼一旁的母后,额上的青筋又多了几条。我觉得,今日我们母女二人很有可能联手将这枫瑜给胖揍一顿。

“师妹的女儿竟都这么大了?看来我当真是老了,老了。”那枫瑜忽的摇了摇头,伸手拂了拂袍上的落红,略有些惆怅。

“师兄,在师尊身边拜师学艺时,你我不过数万来岁。可如今,你我都老了,有些事也是时候放下了。”母后凤眼微斜,微动了动嘴皮,大有沧海桑田,新人旧梦之感。

“放下,从未拾起,何谈放下?那倾墨,如今可又放下了?呵,放下,谈何容易?”枫瑜稍稍转了转身,我将眼一抬,瞥见他那轮廓分明的侧脸。面如冠玉,眉如墨画,颀长的身影立于桃树下,一时竟有超脱出尘之感。正痴痴望着,脑中忽的闪过一个场景:青衣少女微红着脸颊,似是喝了不少酒,凑于一白衣男仙身侧,伸手在他身上乱扯。那白衣男仙微眯着眼,将那女子揽入怀里,垂眼道:“只有醉了,才会对我如此么”那男仙衣袂飘飘,眼若桃华,面似桃李,分明就是眼前这位枫瑜上神。

咽了咽口水,慌忙消了妄想。四海八荒多的是青年才俊,翩翩公子,却鲜有如此令人想入非非之人。真不知是本帝姬定力不够,还是那枫瑜,实是个妖孽……

略一斜眼,母后的脸色很难看。因着这枫瑜提到了母后的心病——倾墨,便是那衡戎的父君,龙族的龙君,母后少时,似与他有些恩怨情仇,甚至于我与横戎的婚事,也是他父君提出的,只是因着父君的关系,对此,我知之甚少。

“呵呵,数年不见,师兄对当年之事倒是记得仔细!夙儿,你既已拜见了师伯,便不要扰着师伯静修了。师兄,师妹先行告辞了。”

母后死死拽着我往回走,看来真真是被这枫瑜恼着了。我虽有些不舍,却不得不抬腿跟着。正埋头走着,袖中忽的一阵骚动,似是凤羽长生扇在四处冲撞,想要出来。

“什么声音?”母后察出了异样,不由停住了脚步。尚来不及回答,那扇子便冲出了袖子,直奔另一头的枫瑜而去。

天地良心,真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