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强娶妃你莫属》邪王强娶小狂妃 MB 邪王强娶妃你莫属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6-28 00:10:23

《邪王强娶妃你莫属》邪王强娶小狂妃 MB 邪王强娶妃你莫属同人女 已完结

《邪王强娶妃你莫属》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银杏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严逐玥,严逐真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银杏原创小说《邪王强娶妃你莫属》,主角是严逐玥,严逐真,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翠玉吃了一惊,想要冲上前去保护二小姐,却见二小姐的丫头已经挡在了二小姐的面前。 严逐玥唇角勾起,陷害不成反到自己被毁了容,还不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翠玉吃了一惊,想要冲上前去保护二小姐,却见二小姐的丫头已经挡在了二小姐的面前。

严逐玥唇角勾起,陷害不成反到自己被毁了容,还不知悔改,当别人是傻子吗?果然严逐梦还没有打到她的身上,就被月琴与月筝给拦住了。

“住口!”严志远气急败坏地指着严逐梦呵斥道:“你这模样,还像个大小姐吗?”

严逐玥冷笑,严逐梦心肠狠毒,却到底还是年轻了,一丝都沉不住气。这种时候大喊大闹,甚至想要大打出手,只会让严志远丢面子。他是一个最重规矩的伪君子,现在的严逐梦哪里是丞相府的千金,根本就是一个泼妇!

二夫人一个瘪嘴,眼底里满满的不屑。严逐梦到底是庶出的,上不得台面。以为庶出变成了嫡出,就从山鸡变成了凤凰了?最多只是像凤凰,却不是真正的凤凰,山鸡还是山鸡!

二夫人又快速的扫视了一眼严逐真,二小姐的几句话就激怒了他,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用意,落在了所有人的耳朵里,真是愚蠢之极!

“都是死人吗?还不赶紧扶小姐下去!”

见老爷动怒,大夫人再次一喊,屋里的丫鬟、婆子这才醒了神开始又一轮的行动。有丫鬟上前去扶严逐梦,严逐梦却挣扎着不肯走,大夫人一个眼神过去,她身后的两位老妈妈上前去钳住了挣扎不已,眼睛变得血红,想要咬死严逐玥的大小姐,强制的拉着出去了,而有的丫鬟则去收拾地上的碎瓷片……

严逐玥看着屋里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转的丫头、婆子,唇角就勾了起来。她知道被油、盐腌制过的伤口,还被拖延了这般久,想要不留下疤痕,是很难的!

严志远皱起眉头,冰冷的眼眸直接射向严逐玥,带着严厉的语气:“逐玥,怎么刚回府就惹事!”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大家看着严逐玥,已经不是看二小姐的眼神了。一回府就被老爷嫌弃,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吓得脸色惨白的严逐真一听这话顿时放心了不少。一旁的严逐琳想要解释几句,刚张开嘴就被才十岁的严逐烟给掐了一把。严逐烟冲她摇摇头,示意她闭上嘴巴,不要参合!严逐琳眨巴了一下眼睫,微微点头,闭上了嘴。

严逐玥淡淡的看着屋子里的众人,半点伤心难过都没有。哼,自命不凡的要想给我立威,那就看看究竟是谁会粉身碎骨!

严逐玥望着严志远,唇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浅浅淡淡的笑容,身子微微一矮,行了福身礼犹自站直,道:“惹事?看来父亲没有听清楚逐玥方才所说的话,逐玥第一天回来,小弟就伸脚绊我,想要我出丑,却绊倒了大姐。”

严逐真大吃一惊,他以为在父亲的面前严逐玥不敢多言,没想到严逐玥竟然这般直白的说出原因。严逐真立刻涨红了脸想要辩解:“父亲,母亲……”

“屋里的所有人,包括二夫人都看见,都听见了,你自己也亲口承认想要绊倒我,让我出丑的话,小弟这会儿是想要说什么?”严逐玥直接截断严逐真的话,顺带把看戏的二夫人给拉了进来。

“是不是真儿不小心……”林如珍还想要为自己的儿子说点什么。

“大夫人的耳朵看来有问题,下来记得请个好大夫给大夫人看看。”严逐玥眼眸里含着冷笑,“大夫人,本小姐方才第二遍叙述过了,现下是第三遍了。小弟自己说了想要绊倒我,让我出丑,结果绊倒了大姐!”

严逐玥太了解林如珍了,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维护她四个子女那高大、善良的形象。想要本小姐受委屈,也得看看本小姐乐不乐意。

严志远犀利的眼神扫到了严逐真的脸上,见严逐真的眼神闪躲,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林如珍心中已然明白了一切,她冷冷地望了严逐玥一眼,带着深不见底的寒意:“真儿,平日里娘是怎么教导你的,难道这点规矩都不懂吗?伤害了你二姐,还连累你大姐,今日起,去祠堂跪上三天,没有娘的吩咐不得起来!”

严逐真一听要跪祠堂,顿时恼怒了起来,“娘,我凭什么要去?”

“就凭你不懂规矩!”林如珍眼神一沉,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瞪着严逐真,严逐真这才猛然惊觉自己做错了事情。果然,下一刻就听见严志远的怒声:“三天?在祠堂里去跪上一个月,没有规矩的东西!”说完,严志远一甩衣袖,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个月?林如珍吃了一惊,连忙追上前去:“老爷,老爷,您别生气……”

严逐真气得满脸通红,怒气冲冲地冲着严逐玥呲牙咧嘴,道:“严逐玥,你个小人,别得意!”

“小人?若非你自己故意使坏,何至于此?”严逐玥盯着严逐真的眸子里隐隐地闪着幽光,吓得严逐真后退了一步,等他再次想要看清时,严逐玥的眸子里只有清明,什么都没有。

“这桌子的菜也没法子吃了。月琴,回去做点好吃的,我饿了。”

“是,小姐。”

严逐玥一出生就是嫡女,她的院子里一直都有自己的小厨房。早些日子老夫人就安排了一些丫鬟、婆子到她的院子里来听差,因此今儿回来院子里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

下午石头购置了一车的食材回来,小厨房里就吊得有汤。小姐身子不好需要少吃多餐,只要小姐想要吃东西,有吊好的汤搭配上,就有营养。

“晦气!走吧,咱们也回去了。”二夫人冲着严逐真轻吐两句话。真是的,要闹也等着大家吃了再闹嘛,看着一大桌子的好菜被浪费了,怪可惜!

饭厅里的人顿时鱼贯而出,只留下了严逐真一个站在那里。他死死地盯着离去的背影,少年的心中蒙上了一层厚厚地阴影。再一想着要被关进祠堂里一个月,就气得要死。

一走出饭厅,二夫人笑着说:“想不到,长房的二小姐竟然是个厉害的角色!当然,她小时就是一个刺头。”

“嗯,大夫人想要给她来个下马威,没想到倒蚀了自己的儿子、女儿。”严逐茹不紧不慢地说着,那语气里看笑话的成分之高。

二房的几位主子一边聊着一边走回自己的院子,身后跟着的丫鬟们全都垂着头隔着几步远的距离,主子之间的谈话她们少掺合。

月琴回去后手脚麻利的煮了几碗鸡汤馄饨上来,严逐玥也洗漱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裙。她坐在桌前,招呼了翠玉一起,一人一碗都捧着吃了起来。

“二小姐,您今晚这般算是与大夫人撕破了脸皮,今后可要小心些。”坐在矮几边的翠玉是一脸的不安,忐忑的说到。

“哦?”严逐玥声音微微挑高,只是手里的筷子还继续扒拉着碗里的馄饨。

“二小姐,既然老夫人把翠玉拨给了您,您就是翠玉的主子。大夫人看起来端庄雍容、贤良淑德,背地里收拾人的手段是层出不穷。”翠玉小声的说着,“刚来这个府宅时的几个小姐妹,这三年里陆陆续续都死在了大夫人的院子里,关键还都死的不明不白。”

“哦!”严逐玥淡淡的哦了一声,高门大户的死几个丫鬟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所幸,奴婢是在老夫人院子里听差。”

严逐玥这才抬眸看了一眼翠玉,这丫头年龄看起来比自己大两三岁,怎如此单纯?虽说是老夫人院里送来的,保不齐早就被大夫人收买了,还是要防着点。于是,严逐玥看了一眼月琴,见月琴微微点头才淡淡一笑,示意翠玉:“快吃吧。”

“是,二小姐。”翠玉觉得自己该提醒二小姐的也提醒了,于是不再多话,垂下头认真的吃起碗里的馄饨来。

这次回来就没有打算给她们脸,撕破脸皮算什么,还有更精彩的等着她们呢!

几人很快吃完,翠玉麻利的收拾了碗筷出去,月笛端了水盆进来,严逐玥洗漱一番。

“小姐,不知她们下一步会做什么?”听了翠玉的话,月筝有些担心。

严逐玥放下手中的帕子,冷笑一声,“巴不得她们来呢!”

屋里三个丫头一听微微点头,不出手不好逮,出手才好收拾呀!

听雨阁

刘大夫为严逐梦清理了脸上与手背上伤口,正上药,严逐梦这才冷静下来,她盯着刘大夫,“我的脸还能好吗?”

“大小姐,您的脸不可能恢复如初了。”刘大夫是府里的常用大夫,他当然知道大小姐有多重视她的容貌。

大夫人安抚好老爷才折身去了严逐梦的院子,一走进去就听见刘大夫的话。“刘大夫,真的没有法子了吗?”

“大小姐这伤,如若及时处理还好,可耽误了这许久……”刘大夫故意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油与盐混在一起,对伤口的伤害最是厉害。”

大夫人神色顿时极为难看,恶狠狠地盯着刘大夫,吓得刘大夫下意识的抖了抖。

“一点办法都没有?”大夫人心中着急,严逐梦是她的希望,容貌被毁,希望就会化为乌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