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唯美貌不可辜负 18禁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天然受

更新时间:2020-07-16 18:04:28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唯美貌不可辜负 18禁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天然受 连载中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公子莘苏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应初,于息

经典小说《唯棋与你不可辜负》由公子莘苏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应初,于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应初是在一座亭子里面找到于息的。 在于息身前停下的时候,他歇了口气后道:“于息,你怎么吃这么一点就走了,虾还剩好多,现在要便宜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应初是在一座亭子里面找到于息的。

在于息身前停下的时候,他歇了口气后道:“于息,你怎么吃这么一点就走了,虾还剩好多,现在要便宜独孤长柳了。”

于息没什么情绪道:“随便吧,不想吃了。”

应初看了于息一眼,犹犹豫豫道:“是不是因为我分心给程水分析棋路,没顾上......”

于息在这里断了他的话:“不是,你想多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应初知道这里面多多少少与这是有关的,否则,他不会不让他把话说完。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只顾着说棋的。你......”他看了于息一眼继续道:“不要生气。”

于息有些想笑:“我为什么要生气,你又不是我谁,你乐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当然不,你是我,是我......”应初试图找个能表达于息在他心中地位的词,但每个词又似乎差了那么点,最后他几番纠结下,说道:“你是我的好友,对,我们现在已经是好朋友了,你可以生我的气,你如果不开心了,就是我不对。”

什么叫她如果不开心了,就是他不对。

于息因为这话一时怔愣。

然而,又怎么样呢。

他对她的好也就是因为棋吧,这天下,下棋好的也不只是她一个。

最后,终归他也只是个过客而已。

“一个输给我的人,也配和我做朋友?真是好笑。”

于息说的话犹如刀子般,冷酷而无情的扎在了应初的胸口。

应初压了压心中情绪,艰难开口道:“那.....是我想和你做朋友,所以,你如果生气了,我向你道歉。”

“你这人还真是奇怪,你难道不知道,在我眼里,你和今天那些人是一样的吗,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愿意做个好脾气的,喜欢在我这里找存在感,可我可没那个闲工夫受着。”

于息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不期然的对上了应初一双眼尾略红的眼角,只听应初道:“你是这样认为?”

于息眼睛转向别处,没说话。

“是,我承认我之前不赞同你的那一番围棋论,不赞同你的态度。可我却从心底认同你的棋艺,知晓你的厉害。自从输于你后,我一心一意想要与你对局,想要你知道围棋不是随便下下,供人玩乐的东西。”

“我想赢你,可从没有想过看低你,更没有觉得你不配下棋这种想法。”

“至于你说的好脾气,找存在感。难道我应初在你眼里,需要用自己的好来得到别人的另眼相看?再者,我对人,从来是礼让三分,君子之交,你明明知道我对你,不同于旁人,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对你的好,就这么不堪吗?”

说到最后,应初的情绪越发激动,常年的静心从容在这一刻,全然瓦解。

应初以为,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至少,至少在于息心里,他们会是朋友。

就算不是朋友,可也不会只得到一句,和那些人是一样。

这样一句,让他这么无力的话。

他对他好,是出于真心,出于自愿,更是乐意,可是,他想不到,于息竟然是这样想他的。

毕竟,他从来,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么好过。

于息当然知道,应初只消往那一站,就有一堆的人要与他交好,他无须与人多好,便有人乐意相交。

可惜,这里面没有于息。

她抬眼看向应初,眸中动容一闪而过,想起这些天,应初对她的纵容,为她不顾一切的出头。

此刻,又听到他这般的肺腑之言。她想,她或许错了,或许没有。

但她是于息,她不想要的,那就,不必要了。

对不起,她对上他发红的双眼,心中默默道。

“是。”这是回应初的最后一句,接着又听她冷冰冰道:“我不需要。”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却没看到,在她转身的那刻,有人眼角滑过一滴泪珠,无声,只有风知道。

下午开课的时候,独孤长柳是个大老粗都发现了应初的不对劲。

这节不是理论课,而是实战,也就是两人对局。

和独孤长柳对局的人正是应初。

“应初,应初你怎么了,到你下了。”独孤长柳用手在应初眼前晃了几下道。

一开始心大的独孤长柳还没有意识到应初的不对劲,他下棋屡屡让他催,他也只当是他思考棋路,忘了时间。

可一直这样,他也终于意识到这人的心根本不在棋局上。

这倒是稀奇了。

“喂喂喂,我知道你厉害,每次下一手再补救一手。你这要是诚心下,老子这也就算了,现在你这状态就没法下棋,我看这棋我们先不下了。”

应初放下手中棋子,知晓自己现下状态确实不行,他也没有强撑,勉强笑道:“抱歉。”

“到底怎么回事,还真没见你这样过。”

“我......”应初目光放到于息那边,和她对局正是那日提醒他的斯文小生。

两人下棋之余,不知说到了什么,于息还笑了一下。

见此,应初的心里止不住的发酸,她从来没有和他这么平静的对上一局,也没有这么对他笑过。

独孤长柳看到某人这样子,可不就知道源头了。

“行了,老子是知道了,肯定跟于息有关。”

应初没说话,仍是看着于息和斯文小生说说笑笑,当然,这笑多是斯文小生。

“你们中午是谈了什么,这家伙难道还真因为你忘了剥虾给生气了?”独孤长柳见应初不回他,兀自猜测着。

应初终是因为这句话转回了目光:“不知道。”

就在独孤长柳以为他要继续沉默的时候,只听应初道:“独孤兄,你觉得要怎么做,才能和于息做朋友?”

独孤长柳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又很认真的回了他:“依老子看,比较难。”

说完,应初的神色更加恹恹,独孤长柳见此,急中生智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应初立刻竖着耳朵听独孤长柳接下来的话,独孤长柳道:“这个于息,下棋这么厉害,我觉得你要是下赢了他,他心里肯定就记住你了,自然做朋友什么的,后续都好说了。”

“真的?”应初仿佛找到了方向,黑眸一亮。

独孤长柳气势不足道:“应......应该吧。”

独孤长柳哪知道于息怎么想的,在他看来,这家伙没朋友简直太正常。

但,于息这个人,怎么说呢,嘴巴毒,但经过这段时间相处,说讨厌吧,他也不讨厌。

只不过,于息这人一看就觉得不是个好亲近的。

希望应初多下下棋,忘了这事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