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锦衣卫的自我修养》男主是锦衣卫的小说 耽美 锦衣卫的自我修养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0-08-27 18:02:49

《锦衣卫的自我修养》男主是锦衣卫的小说 耽美 锦衣卫的自我修养下克上 连载中

《锦衣卫的自我修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太阳从曦边升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曹朗,卫廖

独家完整版小说《锦衣卫的自我修养》是太阳从曦边升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曹朗,卫廖,书中主要讲述了: “卫公子,曹公子救救 救救小妹,馥馨愿为公子做任何事。”周馥馨抹泪便要纳头去拜。 她刚委了身子还未拜下去就被一股力量拽起。 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卫公子,曹公子救救...救救小妹,馥馨愿为公子做任何事。”周馥馨抹泪便要纳头去拜。

她刚委了身子还未拜下去就被一股力量拽起。

江半夏松开扯拽美人的手,她道:“求他们没甚用。”

坐在席间的卫廖露出讪讪的笑容,江夏小兄弟说的没有错,求他们没有用,想要从教坊司脱籍就得经过礼部尚书批准。

他的面子还没大到能让礼部尚书开口,他爹倒是可以,但...为了一个罪臣家眷不值当。

虽然卫廖平时混了一点,但是在朝中站队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站错,这也是他爹放心他在外面胡玩的原因之一,更何况工部右侍郎通敌叛国的罪名判的莫名其妙而且还死无对证,这些罪臣家眷又是新充入教坊司的,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搞出一些事情。

相比起卫廖能看清形势,曹朗就要冲动很多,尤其眼前这个人还是他曾今的梦中神女。

“我...这就写信给我爹,让他求圣上,一定能行。”曹朗没头没脑道。

噗,惊的卫廖一口酒没含住直接喷了出去,他道:“曹兄,你现在不怕你爹八百里加急派人打断你的腿了吗?”

跪在地上的周馥馨一双美目含泪,直望着曹朗不放,即使她知道不可能,但她还是希望会有奇迹发生。

藏在她身后的小姑娘探出头来,圆圆的眼睛盯着喷笑不停的卫廖,平静的就如同镜湖一般,这不应该是个小孩子该有的眼神。

“阿姊不要求他们,坏。”小姑娘说完后又躲回到周馥馨身后。

一时间弄得曹朗尴尬不已。

卫廖放下酒杯拉着曹朗近些耳语:“曹兄你太过认真了,女人嘛,玩玩就好,动什么真格。”

这些话尽数被一旁的江半夏听到耳朵里,她不否认也不肯定,只是可惜。

正当卫廖还要再和曹朗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刺耳中带着绝望。

本来今天是出来寻乐的,怎么一个两个的弄得心情不好,卫廖当即掷了酒杯。

坐在离门边较近的江半夏起身前去探看。

就见楼梯上趴着个女人,那个女人被一个身材肥硕的男人揪住头发猛往墙上撞,她挣扎着、尖叫着,发髻乱成一团。

吴妈妈脸上带着十足的心疼,哎呦道:“孙公子,不能再打了,人要是打死了,让我怎么和奉銮交差啊!”

身材肥硕的胖男人冷哼了一声:“不入流的奉銮?也敢在我面前提?我爹可是礼部尚书!区区小小奉銮连给我爹提鞋都不配!”

胖男人猛地松手,女人失力重跌在地,鬓发向后散开,江半夏这才看清楚这个女人的脸,竟还是个熟悉的。

不就是那几日她沿街乞讨时,唯一给她铜板的女孩吗?

她见胖男人有上脚要踢的架势,不由道:“这位公子,不可。”

这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成功吸引了胖男人的视线。

“哟,什么时候西院还来了兔儿爷?”胖男人语调轻浮:“想多管闲事?”

胖男人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江半夏,模样令人作呕。

虽说江半夏扮做男儿模样,但因为她本身长得就妍媚,即使是身为‘男儿’她也总能让人产生过多得遐想。

“你胖爷爷我不介意兔儿爷。”

胖男人的话让江半夏皱起了眉毛,她道:“在下还是奉劝这位公子注意点,说不定公子说的某些话就会传到...今上的耳朵里,你的父亲应该也不想你这么做。”

说着江半夏虚晃了一下腰间象征锦衣卫的令牌。

胖男人直接变了脸色,虽说他不怕这些锦衣卫的小喽啰,但他怕今上追究起他父亲治家不严啊!锦衣卫密探的消息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父亲的同僚就因为自己在家生闷气,被锦衣卫密探看到了,第二天今上就问他父亲的那位同僚为何生气?

最可怖的是今上手中拿的画像竟完美的还原了当天夜里他父亲的那位同僚生闷气的地点、表情以及时间,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想到这里,胖男人嘟囔了一句晦气,挥着袖子带着手底下的人走了。

“多谢。”吴妈妈对着江半夏遥遥一拜以示感激。

至于那位少女,被几个龟公塞了嘴拖下去了,江半夏也只是袖手旁观,她帮那位少女免了一顿毒打,她们之间的铜板恩情就此两清。

江半夏回到里间,她道:“没什么事,只是有人闹事打了一个姑娘罢了。”

听到这话,跪了一屋子的女眷们终于有了一丁点反应,她们动弹了两下又回归了之前的死寂。

显然那个姑娘她们认识。

“得了,叫这些人赶紧走,换红豆她们来。”卫廖不耐烦的开始赶人,来教坊就是寻欢作乐,看着这些脸上苦大仇深的人,他心情都不好了。

闻言就有人将这群女眷带走,立马换了一批脸上带笑的。

“哎呦,卫公子许久不来,来了也不叫红豆。”红豆一来就依在卫廖的怀里娇嗔着:“卫公子是嫌弃红豆了吗?”

“哪里敢嫌你。”卫廖嬉笑道:“疼你还不够呢。”

他从袖笼里摸出一张银票塞进红豆的手里:“拿着,买点好看的衣服。”

拿到银票的红豆嬉笑颜开,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

乐户们隔着纱幔开始演凑时下最兴的曲子,歌女们千娇百媚的跟着曲调哼唱,一时间仿佛刚才的愁云惨淡都是不存在的。

曹朗沉默的坐在桌前一杯又一杯的喝着,似乎是在想周馥馨的事。

“开心点。”喝得熏熏然的卫廖拍着曹朗的肩膀道:“一个女人而已,不值得。”

曹朗也喝醉了,他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要去如厕,几个龟公想上前来扶他都被他拒绝了。

“江夏小兄弟,你瞧这小子怂的。”卫廖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大通话并拉着江半夏要喝个不醉不归。

“曹兄乃真性情,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罢了。”江半夏将杯中酒一口喝干。

她将杯子倒扣在桌子上表示喝干净了,并借口要去解决一下三急。

和这些纨绔子弟来教坊并不只是为了玩,她主要还是来打听到底有哪些官员被抄家了,这些消息对现在的她来说很重要。

所以江半夏借解手的名头溜到了后院,此时夜色已深,教坊里还是一片嬉闹,靡靡的琴声从中倾斜而出,似乎永远不会停止。

她顺着后院的假山摸索,那群人应当会被关在柴房附近,作为新充入教坊司的,教坊司一般都会进行调\教,这段时间也是这群姑娘、小姐们最难熬的时候,不光没有自由还会被责骂惩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