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女帝:凤还巢》玉凤还巢 GL 女帝:凤还巢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20-09-12 00:08:47

《女帝:凤还巢》玉凤还巢 GL 女帝:凤还巢小说目录 已完结

《女帝:凤还巢》

来源: 作者:夏至花开 分类:架空 主角:慕容祯,凤夕瑶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夏至花开原创小说《女帝:凤还巢》,主角是慕容祯,凤夕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现在可是农历十一月份,天气冷得不像话,那荷花池里的水都已经结了薄冰,别说跳进去,就算是用手碰一下那也是要冻坏手指的。 可一向倨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可是农历十一月份,天气冷得不像话,那荷花池里的水都已经结了薄冰,别说跳进去,就算是用手碰一下那也是要冻坏手指的。

可一向倨傲又一肚子坏水想着怎么折腾人的慕容祯,居然当着一众下人的面,就这么跳了下去。

幸好那荷花池池水并不深,慕容祯跳下去之后,池水只没到他胸前的部位。

可就算是这样,在里面呆得久了,那也是要被冻病的。

闻讯而来的喜多急吼吼向这边跑来,嘴里喘着粗气,当他看到主子跳了荷花池后,吓得脸色惨白,一头就跪倒在池边,哭着喊:“我的主子啊,这大冷的天儿,您可别再折腾了,想找什么自有奴才们帮着您找,若您真被冻个三长两短,皇太后可是要拿整个候府的奴才给您陪罪的。”

水里的慕容祯根本懒得去搭理喜多的哭诉。

他就像疯了一般,不停的在飘荡在池面上的衣裳里四下寻找着什么。

闯了大祸的嫣儿虽然刚刚被主子踹了一脚,可此刻她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是疼痛了。

她完全被吓傻了。

呆呆的跪在那里,傻傻的看着荷花池里的小候爷。

凤夕瑶也是一脸的不知所措,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慕容祯到底在找什么宝贝,瞧他一脸惊慌失措,就像丢了命根子一样紧张又无助。

喜多见状,急忙招唤府里的奴才都赶过来帮主子一起找。

可是候府的奴才根本不知道自家主子到底要找什么。

这时,呆站在池边的凤夕瑶,看到一个天蓝色绣着两只小鸳鸯的荷包飘落到她的脚边。

那小荷包绣得十分精致可爱,两只小鸳鸯也被各种颜色的丝线绣得栩栩如生。

她忍不住弯下身,将那蓝色的荷包捡到手里。

虽然被浸了水,却没有脏。

只不过从外观来看,这荷包似乎是上了些年头的,旧了些,却掩不住荷包本身的精致。

凤夕瑶忍不住小声道:“候爷,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

已经将自己浑身浸湿的慕容祯闻言,抬起略显凌乱的双眸。

当他的视线落到凤夕瑶手中的蓝色荷包时,失去神彩的双眼,就像绝望者看到了曙光,脚步踉跄的直直向她这边走来。

由于荷花池底堆积了很多於泥,慕容祯几次都险些摔倒在池水里。

但眼前仿佛有莫大的动力在向他招着手,一口气走到凤夕瑶面前,想也不想的伸手夺过她手中的荷包。

就像一个不小心弄丢了珍藏多年宝贝的孩子,当那只小小的荷包被他抓到手中的时候,俊美的脸上,露出难掩的激动神色。

他小心翼翼的四处打量荷包有没有受损,除了被池水打湿之外,幸好,它还完好无缺的存在着。

慕容祯如珠似宝的将小荷包护在自己的胸口,抹了把脸上的污水,无视自己满身的肮脏与狼狈,上了岸边。

喜多急忙凑上前,将一件做工精致的厚披风披在他的身上。“主子,以后这种事交给奴才们做就行,您可千万别再用这样的方式吓唬咱们了。”

慕容祯没吭声,小心的捧着那只荷包,缓缓向主宅的方向走去。

凤夕瑶忍不住顺着他离去的方向望着。

他的背影孤单而狼狈,仿佛一个历尽苍桑的旅者,用他最落寞的一面,向外人展示着他内心深处的苦楚。

这样的慕容祯让她觉得陌生,又觉得心痛。

直到那抹身影慢慢在眼前消失,她才有些失落的收回心神,久久不能言语。

可怜的嫣儿仍旧呆呆傻傻的跪在原地,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时失手,将主子的衣服丢进荷花池,竟然换来这么一个下场。

这么冷的天,主子因为自己的手误跳进冰冷的水中,那可是罪大恶极的过错。

如果被宫里的皇太后知道这件事,她一个小小的丫头,下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凤夕瑶见嫣儿始终跪在原地没起来,不由得上前劝道:“候爷已经走了,妳快起来吧。”

嫣儿傻傻的抬头看向凤夕瑶,抖着声音哭道:“我害主子跳进那么冷的水中,主子肯定是要治我的罪的……”

“既然他已经离开,就不会再治妳的罪。”

凤夕瑶将嫣儿扶了起来,“如果他想责罚于妳,早在上了岸的时候就已经治妳的罪了,快别跪着了,这天这么冷,跪得久了对身子骨不好,赶紧把衣裳捡一捡,咱们还得回洗衣房干活呢。”

嘴里虽然劝着,可她的心里却乱成了一团麻。

慕容祯居然会为了一只小小的荷包,失态到这种地步。

他……终是念着五年前的那个人吗?

“凤姑娘,醒醒,快醒醒……”

夜半时分,睡得迷迷糊糊的凤夕瑶隐约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她困难的睁开双眼,就见慕容祯身边的贴身小仆喜多,提着一只羊皮灯笼,满眼焦急的站在她的床前。

她有些意外的皱起眉,低声道:“喜多?怎么是你?”

也幸好慕容府待下人并不刻薄,但凡在府里当差的姑娘小子,睡的都不是那种好几十人一间的大通铺。

四个人一间,环境是差了点,但每人一张床,有自己的私人小空间,这已经很是不错了。

其它三个人的床铺前都挡着帘子,所以喜多的到来,似乎并没有惊醒旁人。

喜多压着声道:“凤姑娘是不是懂些医术?”

凤夕瑶满脸不解。

“唉,我实话和妳说了吧,今儿晌午的时候,主子不是不管不顾的跳了荷花池吗,虽然事后着人打热水泡了澡,可是刚刚我在外间睡觉,听房里的主子咳个不停,进门一瞧,主子似乎在发高烧。”

说这话时,喜多也是满脸焦急。

“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若是出府给主子找大夫来瞧病,恐怕又要耽误一些时候。再说了,我家主子就是京里有名的神医,如今他病了,若是再找别人来瞧病,怕是会落人口舌。”

喜多一脸担忧道:“那天我瞧凤姑娘医好了主子的那只瘸腿猫,就猜到凤姑娘肯定也是懂些医术的,妳快去给主子瞧瞧,别真病大发了,宫里头皇太后那边咱们这些做奴才的可是不好交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