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相府贵女》相府贵女浅浅的心 章节在线试读 相府贵女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1-02-01 12:01:43

《相府贵女》相府贵女浅浅的心 章节在线试读 相府贵女下克上 连载中

《相府贵女》

来源: 作者:浅浅的心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蔺逸谨,蔺家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相府贵女》的小说,是作者浅浅的心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蔺逸谨,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混说,妄言。事因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蔺逸谨,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混说,妄言。事因蔺芊墨起,只要她消失,就能够已她终了。我蔺家百年的荣盛,绝对不会动摇分毫。”蔺安沉怒道。

蔺逸谨听着,俊逸,温润的面孔溢出一抹从未见过的冷色,声音发沉,“蔺家百年!二叔也说蔺家荣盛已有百年。那么,二叔难道不知道百年的繁盛,带给蔺家的除了荣耀,还有其他吗?比如,那看似平静之下的云起暗涌,那处处潜藏的危机,冷箭?”

“暗涌?冷箭?说的跟真的似的,你看到了?”蔺安恼火。

“我是没真切的看到。但是,居安思危!富贵与险并存!这是我蔺家老祖宗,在挣下蔺家这份富贵荣华后,留给我蔺家子孙的第一条家训。所以,我却可以想象得到,就那朝堂之上,想踩下蔺家,看蔺家没落,并取而代之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蔺逸谨话出,蔺安想反驳,却发现竟然一时无言。

蔺恒看着蔺逸谨,本沉怒的眼眸染上一抹惊色。在他的印象里,他这个儿子温和到已趋于无能,怎么……现在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很是有些意外。

蔺昦眼眸染上厚重,还有探究。

注意到他们神色的变化,蔺逸谨面色无波,声音染上沉厉,看着蔺昦越发冷硬的神色,铿锵有力道,“所以,这次的事,就是芊墨用命去抵,也抹不平,过不去!因为太多的的人不愿意,他们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或许可以打倒蔺家的绝佳机会。”

“不需要用什么手段,只要他们运用流言蛮语的力量,几句芊墨因何受伤,芊墨因何丧命,蔺家如何不满……这些只要有一句传到宫内。那,蔺家……别说安,就是保都难!”

蔺逸谨话落。屋内,无人开口。

安静,震惊,惊骇!

震惊于蔺逸谨一番话,还有他身上那种无法忽视的气势。

惊骇于那一句,别说安,就是保都难,或许会成为事实!

沉寂,压抑,紧绷。

蔺昦紧紧的看着蔺逸谨,看着他冷然,凛冽的眼眸。良久,开口,“那么,依你之见该怎么应对呢?”

“孙儿认为,与其等着被动的还击,为何不主动的出手呢!”

闻言,蔺昦眼眸微闪,“主动出手?”

“所谓了,流言能伤人,却也能助人!”

蔺昦眼中精光闪过,“你的意思是?”

“芊墨爱慕三皇子众所周知。既,芊墨仗着皇上的疼爱,恳请皇上在大寿之日,允她在贺寿之时,演一场舍身救情郎的戏码,试图感动三皇子,皇上恐有危险并不赞同。奈何,芊墨意已决,一意孤行策划了一切。不想,却反被刺伤。不但如此,还致使知道内情的皇上,在救她的时候不慎手臂受伤,三皇子也因此受到了惊吓。”

“这,才是真正的事实……”

蔺逸谨话落,蔺安目瞪口呆,瞠目结舌!这么Jian猾的人,他以前怎么就觉得他温润愚笨了呢?真是瞎了眼……

蔺恒神色怔怔。这,真的是他儿子吗?怎么这么陌生呢?

蔺昦冷硬的嘴角溢出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这些,真的是他孙子想出来的吗?他,很怀疑……

从书房里出来,蔺逸谨后背是凉的,手心是湿的。可压在心口的沉重却散去不少。

“少……少爷,这……这个赶紧放回去吧!”

“什么?”蔺逸谨听了,看着近身小厮柱子发白的脸色,一时候没反应过来。

“老祖宗的牌……牌位呀!”柱子看着蔺逸谨手里暗黑的物件,本发白的脸色,又冒出一层冷汗。

“呃……差点忘记了!”蔺逸谨答的那个无辜呀!

柱子听了差点栽倒,满脸哭色,声音都染上了颤音,“少爷,这您怎么能忘呢?”说着压低声音,紧张,担忧道,“小的一会人帮你准备两年厚实的衣服吧!”

“准备厚衣服做什么?”

“少爷呀!你想想今天的事儿呀!老爷他一定会生气的,到时候,万一……厚实的衣服好歹挡着点,你也能少疼一点。”柱子哭丧着脸道,“小的一会儿也换件厚的!”

这一顿罚,少爷跑不掉,他作为小厮更躲不开。呜呜呜……“希望小的只是一段日子不能侍奉少爷,而不是一辈子。”说完,眼里泪沁出泪花来。

蔺逸谨闻言,嘴巴抽了一下,本想说不会!只是看着柱子眼里的泪花,还有那如丧考妣的表情,不知怎地就……

长叹一口气,拍了拍柱子的肩膀,沉重道,“去准备吧!把少爷我最厚实的衣服找出来……”

听言,柱子嘴巴张大了,眼睁圆了,最厚实的?那……他穿盔甲能保住命么?泪花变泪滴流出来了……

看着柱子的傻样,蔺逸谨摇头,淡淡一笑,转身往祠堂走去!托着牌位,想到墨儿当时说的话,蔺逸谨笑容变得有些纠结!

“哥,你晚上去的时候记得把抱着祖宗的牌位一起去。”

“为……为什么?”蔺逸谨满脸的惊讶,心里头第一冒出的就是这个。商讨不好,就抱着祖宗的牌位在他们面前上吊么?

“防身呀!”

“防……防身?”蔺逸谨怔怔看着蔺芊墨,不明所以!就觉得,一直蠢蠢的妹妹,那时候怎么看都满身的邪气了呢?

“对,防身!要是他们不让你参与。或者,那个敢对你抬个手,抬个脚的,你就把老祖宗的牌位那么一举,一撂,让老祖宗先顶上。”

蔺逸谨:……

“这也算是提前预防。不然,你话还没说,口还没开,就先被爷呀,爹呀,叔呀的给揍一顿,踢出来了。那可就太堵得慌了。哥,出身未捷身先死的事儿,咱可不能干。所以,让老祖宗护着一些很有必要,想来,老祖宗休息了这么久也很愿意再为子孙做点事儿的,是吧!呵呵……”

蔺逸谨:……

蔺逸谨现在觉得,他当时的样子一定跟柱子刚才的样子一样,傻呆了!

蔺逸谨想着不由轻笑出声。只是,想到芊墨这份缜密,脸上的笑容染上一丝朦胧,复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