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将门淑媛》老牛嫩草淑媛和村长 健全文 将门淑媛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2-02 04:01:25

《将门淑媛》老牛嫩草淑媛和村长 健全文 将门淑媛章节列表 连载中

《将门淑媛》

来源: 作者:小米辣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兰芮,兰茉

主角叫兰芮,兰茉的小说是《将门淑媛》,它的作者是小米辣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寅末,兰芮被玉桂轻声唤醒,她拥被呆坐了半晌,才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寅末,兰芮被玉桂轻声唤醒,她拥被呆坐了半晌,才彻底清醒过来。

玉桂拿过一件鹅黄的对襟短袄,笑问:“三小姐今日穿这件,可好?”

兰芮一向不喜欢这种娇艳的颜色,家中做冬衣时送了这件短袄来,她就一直将其压在箱底,这时玉桂找出来,她本想拒绝,突然间记起今日要去长兴侯府做客,便点了点头。

不管她是真假嫡女,长兴侯文思东都是她的舅舅,她去做客,穿的喜庆一点也能让文夫人脸上有光。

刚穿好,霜降和双燕就送了洗漱的水进来。

盥洗之后,玉桂又捧出昨日文夫人送来的首饰让兰芮挑选。

兰芮将目光从妆奁中移到玉桂的脸上,玉桂知道她的喜好,偏今日拿的这些衣饰都不是她喜欢的……是想让她在文夫人心中留个好印象吧?从前两人是血脉相连的亲生母女,现在却什么都不是,在玉桂眼中,她已经没了以前那种肆意妄为的资本。

玉桂在兰芮灼灼的目光下低下头去,抿了抿下唇:“奴婢这就去拿三小姐平日簪的玉簪子。”

兰芮笑笑,伸手挑了一根镶着南珠的梅花簪子和一对嵌着红玛瑙的耳坠子,“就这个吧。”

惊讶之色从玉桂眼中一闪而过,却而代之的是欢快的笑容。

“奴婢这就替三小姐戴上。”

兰芮被这笑容深深的感染,随之亦是微微一笑。

清风馆所有人的荣辱,全系在她的身上。

兰芮依旧卯正出门,去观荷院上房用早点。

小丫头报进去,冯妈妈出来迎接,见焕然一新的兰芮,怔了怔,旋即笑道:“也只有三小姐这样肤若凝脂的,才能将这鹅黄的袄子穿的这样出彩。”

兰芮一笑置之,笑问:“娘亲起来吗?”

冯妈妈打了帘子,“大太太最是守时,起了。”两人一同进了内室。

玉桂留在屋外听命,嘴角却止不住的漾起一个笑容,这可是三小姐头一次得这样的夸赞。

兰芮恭谨的与文夫人问安。

文夫人一眼就看出兰芮仔细妆扮过,且头上还戴着她让冯妈妈送去的梅花簪子,她满意的点了点头,拉了兰芮在身边说话,等兰茉到了,才命人摆饭。

饭后,又去劲松居与老太太辞行,在劲松居,碰上同样妆扮一新的赵夫人、兰芝、吴夫人、兰芸,而后结伴往二门去乘车。

兰芮记的冯妈妈提过,说长兴侯府下的帖子请了阖府的女眷和小辈,此时没见兰渊和兰波,就问文夫人:“娘,大哥和五弟他们不去舅舅家吗?”

文夫人笑道:“他们骑马,就不从这里走,咱们在大门外与他们会和就是。”

众人分乘三辆宽厢轿车,文夫人领着兰茉和兰芮乘了一辆。出了大门,果然听见车外的下人与兰渊、兰波见礼。

文夫人听了,挑起车幔往外看了看。

高大的蒙古马上,兰渊手握缰绳与车夫说话,声音不大,听不太真切所说的是什么,只有断断续续的平和温润的声音传来。

她恍了恍神,双目中的光彩慢慢暗淡了下去。

如果马上坐的翩翩公子是自己的儿子,该多好。

坐在对面的兰芮看在眼中,心中暗自疑惑,悄悄瞥了一眼身旁的兰茉,只见兰茉正对着铜镜整理鬓角,丝毫没有留意到周遭的事情。

长兴侯府坐落在西城的安车胡同,与兰家所住的威武胡同仅隔三条街。长兴侯原是大陈的开国功勋,有佐太祖定天下之功,只是历经十代,子孙沾染了富贵习气,大多不学无术,渐渐的成了只靠铁券吃岁禄的三流功勋。

须臾,马车便到了长兴侯府大门外,有人报进去,少一时,侧门洞开,将兰家的马车迎进门去,到二门处,长兴侯夫人姜氏跟前的罗妈妈迎上来,请众人下车。

下车来,赵夫人扫了一眼罗妈妈,似笑非笑的去看文夫人。

姜氏是长嫂,又是正经的长兴侯夫人,不出来迎客理所当然,可连一个小辈都没有出来迎客,只遣了一个妈妈在此等候……文夫人自觉面上无光,但在妯娌小辈跟前,她却不愿承认自己在娘家是不得尊重的姑NaiNai,因而心中虽然恼怒,面上却镇定自若,笑道:“听说大嫂身子染恙,不知可有好些?”

罗妈妈见过众人,这才道:“劳四姑NaiNai挂念,我们夫人吃了两贴药,已经好多了。”又像是解释似的,“家中的玻璃花棚建成,我们侯爷高兴,请了各家亲朋故旧来赏花,当中有二姑NaiNai家、安陆侯胡家、宋国公齐家、武定伯孙家……好些人家的夫人小姐都先四姑NaiNai一步到了,这时由我们夫人陪着在皓月厅饮茶。”

文夫人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她请姜氏下帖子,姜氏却乘机请这一众不相干的人来家中!念头一闪,她想起罗妈妈提过安陆侯胡家,不免奇怪,追问了一句:“安陆侯胡家……谁来了?”

文夫人在家中排行第四,上面有一大哥便是长兴侯。一个排行第二的嫡姐,嫁了四川杜家长房的杜昌云,杜昌云任荆州府知府,上月恰好来京城述职。还有一个排行第三的姐姐,与同她一样是庶出的,进了安陆侯府做侧室,育有一子胡愈……虽说是文家出去的女儿,可文家到底算不得胡家的正经亲戚,因此罗妈妈介绍杜家时说的二姑NaiNai家,而说起胡家,则直接称安陆侯胡家。

听到胡家两字,兰芮想起前日那个骄横跋扈的安陆侯世子,便悄悄看了大哥一眼,只见他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皱。

罗妈妈笑道:“是安陆侯的世子爷和二少爷。”

果然有他,兰芮暗暗叹气,不过思及她是女客,根本没机会与胡愈见面,心情立刻转好,悄悄打量起周遭的环境来。

亭台楼阁、假山奇石,与兰家相比,更显精致华丽。

文夫人本还想再问,但顾忌有旁人在场,只微微颔首,说了句“车呢?”

罗妈妈赶紧嘱咐了身边的小丫头几句,眨眼功夫,五辆青帷小油车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种青帷小油车兰家也有,用作内院代步,只是在忠州时兰家就没有这一套,来京城后便不习惯,入乡随俗,老太太虽专门备齐了,可也只在家中宴客时用一用。

卖田卖地的人家,还讲究这样的排场……赵夫人目露讥讽,冲身旁的吴夫人使了个眼色,吴夫人视而不见,依旧微微笑着。

文夫人、赵夫人、吴夫人各乘了一辆,兰芮和兰茉同车,兰芝和兰芸同车,各人带来的丫环婆子在车旁步行。

兰渊和兰波由一个管家引着去了外院的厅堂。

车内垫着厚厚的赤狐皮,柔和温暖,兰茉轻轻的抚了一下,见兰芮看她,便笑了起来:“大舅舅是最懂的享受之人。”

兰芮想起自己前世省吃俭用,到头来却为他人做了嫁衣,心绪很不好,便叹道:“懂的享受,比不懂的享受的人快活。”

兰茉轻笑,“我也如此想,可娘总说,勤俭才能持家,若是任由性子挥霍无度,祖宗纵然留下了金山银山,也总有用完的那一日。”

兰芮收敛住心神,勉强应了兰茉几句,很快,两人感觉车停下来,谁也没再说话。

PS:汗一个,公婆突然造访,让米辣措手不及,幸好昨天叫了保洁来做清洁,不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