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田香》田香瓜 GC 田香HE

更新时间:2021-03-15 00:04:19

《田香》田香瓜 GC 田香HE 连载中

《田香》

来源: 作者:八月秋雨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穆犇,穆芊荷

八月秋雨新书《田香》由八月秋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穆犇,穆芊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八月在看别的作者书时,常常被女人们的名字搞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八月在看别的作者书时,常常被女人们的名字搞混,尤其是某氏、某氏的,所以,对于穆壮家这婆媳三人,八月在起名字时,有了个小技巧:包氏,包子,包子有皮有菜。菜呢,就是大儿媳蔡氏,人好欺负,菜包子,皮呢,就是米--饭,范氏。

人吃饭可以没有菜,但是得有米才能吃饱,所以,包氏偏袒范氏。这样会不会好记呢,反正我靠这个小诀窍,写文时,没把他们写混淆。】

——————————华丽丽的分割线—————————

黄莺莺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与她一起来的还有她大姨的儿子,也就是村长的长子穆犇。

穆犇是个大舌头,说话哼唧哼唧的不清楚,嗓门却相当大,前些日子刚生了个儿子,整天在屯子里瞎显摆。

黄莺莺的话音落下后,就听他的声音响起,“四(是)啊,瞧瞧,躺这里有些四(时)候了吧!芊荷家嫂子,开门啊,人再躺这里得出四(事)啊!”

穆犇跟二旺年纪虽然差不多,但“萝卜不大,长在背(辈)上”,与穆壮是一辈的,芊荷也得喊他一声叔,他自然喊包氏是嫂子。

虽然包氏跟莺莺娘不对付,但穆犇跟二旺是发小,还是本家,平日里穆犇来家里坐,包氏都是热情欢迎,但今儿他却是跟黄莺莺一起来的,还在门口大呼小叫的。

包氏怎么也提不起精气神来,她一抬手,示意大旺去开门。

大旺放下门闩,拉门,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褴褛的男人横躺在门口,头朝西,脚朝东,脚后跟上沾着泥土,一道不是很明显的拖痕从脚后跟的位置延伸到自家的柴火垛。

此时的黄莺莺正伸手摸向男人的鼻子,试探呼吸,听见开门声,扭身回看,见是大旺,连忙说道,“大旺哥,人还活着呢!”

“四啊,大旺,快,快把他先抬进去,死这里就不好了!”穆犇嚷嚷着,就招呼大旺。

把家里抬人?这事大旺怎么敢随便应,他回头看包氏,包氏没有表态。

黄莺莺急了,“人命关天,可不能耽误!”说着,她就掏出帕子,为男人擦拭脸上那也不知道是露水还是汗水的水珠。

大旺无奈,只得上前,一个抱腿,一个抬肩膀,就往院子里抬。

进了院子,大旺询问包氏的意见,“娘,把人放哪?”

没等包氏应声,抬着男人肩膀的穆犇抢先给出了答案,“西厢房最近,当然先放辣(那)里!”

话一出口,就见黄莺莺加快脚步,特勤快地帮着挑开了西厢房的棉帘,穆犇微微弯腰,便主导着大旺把人抬了进去。

芊荷站在院子里,却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西厢房是她的卧房。

虽说西厢房的确是离院门最近,最方便的,但自己还是个大姑娘,这大早上的就抬个男人进自己卧房,她已经可以预见,接下来屯子里又会传出什么闲话。

要说上辈子,那男人死在自家门前招来的口舌,是种巧合。

那把这大男人抬进自己屋,绝对是黄莺莺跟穆犇设计好的。

上辈子,怎么就没发现黄莺莺这般阴险呢!

听见吵吵声的穆壮也从堂屋里出来,他拿着旱烟袋,移步到厢房口,“吧唧”一口旱烟,“大旺,去,把大夫喊来!”

“嗯!”大旺虽然对穆犇刚刚的决定有些微言,但看男人伤得不轻,没有做半点耽搁,就要转身。

却被穆壮再次喊住,“这人看起来不像是本地的,顺道也把你三爷爷喊来!”

这三爷爷,就是村长穆家林,也就是穆犇的爹。

村里有个大小事,处处离不了穆家林出面。就是上世,这男人的尸首也是他出面,才能得以埋葬。

“别,这人的四重要,别耽搁了,我去喊我爹,你专心去喊大夫!”穆犇出声制止,“表妹,你就不要乱跑了,你不是说来看芊荷嘛!正好拉儿呱!”

说着,他朝黄莺莺递了个眼色,就急溜溜地拉着大旺往外走,此时,莺莺娘还在他家里,他得趁着喊他爹的这个功夫,赶紧报信啊。

一个大男人莫名其妙躺在穆壮家门口,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

大旺跟穆犇一离开,黄莺莺就慢慢靠近芊荷。

她虽然心思沉,但比较还是个女孩,尤其是在跟刘玉宝的事上,面对芊荷,还是有尴尬,“芊荷,你,你起这么早啊!”

她站在穆芊荷面前,伸手就握住芊荷的手,“昨儿,一团糟,也你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你身体好点了没!”

表面上看,这黄莺莺是在跟自己打招呼,但芊荷知道,穆莺莺这是在试探自己的力气。

那看似握着自己的手,正在默默用力,跟自己掰腕子呢。

芊荷没受伤之前,仗着自己一把子力气,最喜欢跟黄莺莺玩这个游戏,每次都捏的黄莺莺叫苦不迭,躲在刘玉宝身后讨饶。

试探我力气?这是几个意思!

芊荷思忖一下,先是挣扎一下,然后没有承接黄莺莺的力气,非但不承接力气,就这嘴皮子也立刻发涩不利索起来,“莺、莺,你,这是,做、什么?”

芊荷的表现让黄莺莺窃喜,看样子,身体还不利索啊,“啊,我弄疼你了?我太激动了!”黄莺莺连忙为自己的举动解释,“以前我们最喜欢玩这个游戏!我还以为芊荷你……”

“哎,现在不行了,浑身疼,估计得很长时间!”芊荷装着嘴皮子不利索,她说着,就缓慢抬手,把胳膊支在黄莺莺肩膀上,“扶我去坐!”

芊荷个子本就比黄莺莺高,她整个身子又全部压在了黄莺莺肩膀上,黄莺莺立刻就呲牙咧嘴起来。

虽然呲牙咧嘴,可黄莺莺这心里那个高兴啊,就穆芊荷这个状态,最少也得一百天才能恢复,这么长时间里,可是能有种种不可能。

芊荷倚着黄莺莺,步步维艰,一点一点往前移动。

包氏一撇头,这眉头就皱起来,刚刚穆芊荷可没这么半身不遂,“那个,大丫,你这是……”

还没等芊荷回答,就见侧院门打开,范氏拉着二旺风火火地赶来,两口子,一看芊荷扶着黄莺莺艰难前进,立刻急刹车。

“你不是说,大丫恢复了嘛,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二旺一边系扣子,一边责备范氏。

范氏一头雾水,她刚刚可是看的真切,穆芊荷那嘴皮子溜得很,比手画脚的麻溜着呢,咋这一转眼的功夫,又变得跟昨天一样半身不遂了,“娘,他大姑,刚刚不是挺灵活的吗?看那样,做饭都不成问题!”

包氏正为刚刚范氏的逃跑气不打一处来,一听她又说什么做饭,“什么灵活,你眼瞎了,什么做饭,整天睡到这时候,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去给我做饭,要饿死人啊!”

范氏求救地看向二旺,可二旺的眼睛早就被那躺在芊荷床上的男人吸引去。

范氏抿嘴,气得直跺脚,她嫁进穆家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儿怎么就这么倒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