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电竞没有女,朋友!》电竞没有女 朋友 03.电竞男模 电竞没有女,朋友!YD

《电竞没有女,朋友!》电竞没有女 朋友 03.电竞男模 电竞没有女,朋友!YD

发布时间:2020-01-14 18:06:3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潺潺蝉禅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电竞没有女,朋友!》是潺潺蝉禅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竞技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再,邢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梦想中入住OD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曾假想过一万种可能,每一种都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而现实却和想象中热血漫画般的展开背道而驰。

《电竞没有女,朋友!》 免费试读


梦想中入住OD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曾假想过一万种可能,每一种都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而现实却和想象中热血漫画般的展开背道而驰。

职业电竞选手的生活枯燥而单调。每天睁开眼睛抠掉眼屎就开始打游戏,饿了就吃,累了就看比赛,直至凌晨才能睡觉。战队规定每天至少12个小时的训练时间,稍微给自己加加餐就是16个小时。便是再热爱这款游戏的人,经年累月,游戏体验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咬牙坚持。颈椎疼,腰疼,手腕疼,肉体的不适慢慢涌出。

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

此时正值职业联赛夏季赛阶段,俱乐部从教练到助理每天围着五名主力队员开会、训练,无暇他顾。

就连邢南和PAI也是OD青训队LDL联赛的队员,比赛,训练,每天忙忙碌碌风风火火。

安再像是被遗忘了,除了助教安排的日常训练,更多的时候她都在自修自行。千辛万苦进入OD,斗志昂扬准备大展身手。而现实却像个温吞的老头子,漫不经心地告诉她——赛场依旧很遥远,lpl决没那么简单。

一位没有战场的斗士,一把不见血的刀,一个窝在墙角长草的替补安再。

基地里像安再这样的青训生不止她一人。但青训生们来来去去,有人因为受不了枯燥的生活私自外出,有人却是因为无法通过考核。有人因为沉重的训练崩溃哭泣,有人因为接连的失利心态爆炸,有人因为队友不济抱怨连连。只有安再,一丝不苟地专注于每一场胜利,丝毫不殆地完成每一天训练,队友顺风她守护,队友崩了她carry。一旁冷眼旁观的简豪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潜力无限的可造之材。

一个月间竟更新了几批人员。安再看着一个又一个路人王兴高采烈地走进基地,又或消沉或愤慨地离开,悲喜间全是对自己前途的担心。慢慢的心态也淡然了,专心在自己的方寸屏幕间,冲杀,上分,过起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日子。

这个赛季,OD在LPL的成绩依然起伏不定,输掉的都是碾压局,能赢的都是险胜盘,积分板上始终徘徊于中下游。每个主力队员都越来越暴躁,脸色一天比一天黑。他们在场的时候,气氛总是很压抑。

青训队在LDL的状况相比之下好一些。都说风水轮流转,只是此时的风水,实在转得离OD太远。

打完一局rank,拿起手机刷个论坛。论坛里老哥们依旧暴躁,对职业选手严苛地吐槽P图造梗各种才华横溢。安再本着快乐围观决不发言的原则时不时去潜个水。刷到有关OD的帖子迅速进入,秒速退出。有什么可看的呢?无非都是在骂在嘲讽罢了。赢了狂吹,输了狂喷,职业选手的生存环境就是这么真实。

手机嘟的一声宣告电量不足。安再起身上楼充电。一路抖抖手抖抖脚精做深呼吸,毕竟每天百十来步的运动量都来源于爬楼梯和觅食。

经过青训队会议室,紧闭的大门内传出对话声,隐约是教练组和青训队队员们的声音。安再无比羡慕地投过去一个小眼神,什么时候她也能打比赛啊呃啊呃啊!

还没整理好自己羡慕嫉妒恨的复杂小心思,几句高八度的声音传进安再耳朵。随即便是“嘭”的一声。

“就这么打怎么赢?!谁知道怎么赢!我打不下去了!你们换人吧!”

接着便是呵斥声。

安再愣愣地站在原地,好奇、八卦、关切让她忍不住竖起耳朵想多听几句。突然觉得膝盖一软,从后袭来的一股力道险些让她摔个狗吃屎。

安再愤怒地扭过小脑袋妄图抓住那个罪魁祸首一通狂扁,当然,在这个基地里,她谁也打不过。

入眼是一片胸膛,再往上去是一张扑克脸,扑克脸挺好看,绝对是黑桃J那种——emmmm,这是.....电竞男模!?

电竞男模本名季沧海,ID:Poseidon,此人不常出现在基地。从八卦PAI磕磕绊绊的中文里,安再大概知道他还在上大学,目前处于学校基地两边跑的状态。

要说这男模也是个奇才,职业比赛基本从年初比到年尾,加上训练几乎没有什么闲暇时间。电竞选手要么大学毕业来打职业,更多的则是为了电竞放弃学业,而此人竟然想要两者兼得?!

据说这厮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就来了OD。当年因为年纪太小,上不了职业赛场,只能打打网吧赛和次级联赛。那时候整个国内战队成绩低迷,这个小屁孩横空出世,舆论一片看好,被誉为“救世波塞冬”。不料,家里严重反对他只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就早早辍学,被拎回去读书了。如今这个年纪再回来,很多人已经忘记了那个还没巅峰就已消失的波塞冬。

安再和他照过几面,隐隐觉得这个人总是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她,让她忍不住有种想双手捂胸问他要干啥的冲动。而且,这个人也是中单,和自己位置相冲。著名嘴炮艺术家说过,同行是冤家,两个替补中单选手间的竞争自然暗潮涌动。

季沧海捋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安再。“不知道你还有这嗜好,听墙根儿?”

会议室里声音乍小,安再一阵心虚,拉起季沧海紧走几步离开作案现场。

“还真是偷听?间谍?”季沧海抖着浓密的睫毛自上而下俯视过来。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安再素质三连拼命否认,“我就是路过,听到里面有...呃...动静,就...呃...听了三秒...就三秒!”

“哦~~~好奇害死猫啊。”季沧海的“哦”百转千回,端的让人汗毛直竖。

“你不也一样!不然你在哪里干嘛?”安再两手上上下下搓着胯骨掩饰自己的心虚。

“我。来。开。会。”

季沧海耀武扬威地甩下一句话,转身推开会议室的门,摇着胜利的尾巴走进去,回身关门时还不忘投来一个得瑟的白眼。

安再连中三枪,愣愣站在原地喘气,开会....开会?!季沧海去开会了?!莫非.....

这个消息无异于压垮安再的最后一根稻草。完了完了完了,同为中单,人家要有比赛打了,自己还在看饮水机,完了完了完了....什么冠军,什么奖杯,别说LPL了,就连LDL的中单位都坐不上去,自己简直.....垃圾!垃圾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个垃圾炸弹,不知哪天就会因为丑事败露卷铺盖走人!苍天啊,大地啊!

安再颓了,心态崩了,日子过不下去了,嘤嘤嘤嘤嘤....

诶?季沧海被拉去LDL了,那是不是说OD主队并没有考虑他?那会不会...考虑自己?诶!或者季沧海登场表现不好呢?是不是自己还有机会?

呸!安再啊安再,你怎么能这么脏心烂肺!为一己之利诅咒OD?不不不,OD荣誉大过天,只要能赢谁都一样!

一样吗?!不一样啊!当然是自己打赢才完美!

不不不,自己不能这么小心眼,不能不能不能...

左脑一个小天使,右脑一个小恶魔的俗烂戏码此时在安再身上真真实实地上演了。

漂浮...虚空...

游荡着坐回电脑前,手机充电神马的早就忘到九霄云外。

好在安再是个心大的好女孩,游戏一开,立马忘记一切。只是对线的英雄长得怎么那么讨人厌?越看越像季沧海?杀了他!杀了他!暴力安再小刀飞舞,见人就砍,直气得对面玩家泉水挂机。

OD主队常年闷在闲人勿进的地下室里训练。青训队今天也去比赛了,中单季沧海也去了。基地里空荡荡的,空得人心烦。有人说,网瘾少年妄图凭借游戏逃避现实,可安再觉得,短暂的逃避只会让现实更加沉重。她不是圣人,她会嫉妒,会不安。

再次结束一局游戏,回到现实,烦恼果然依旧存在,不会随着电脑中的冲杀而消失不见。关掉数据面板,安再百无聊赖,晃晃悠悠走上基地天台。

正是初夏,天气却实在温吞,没有星星,没有蝉鸣,连蚊子都懒得唱歌。

蹲在空无一人的天台上,眼看路灯,手画圈圈。

寂静和寂寞都容易让人伤春悲秋。掰着手指计算来OD的日子,每个今天都在战战兢兢地担心明天还在不在这里。辛辛苦苦地做训练,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了自己那个不切实际的冠军梦。可是现在,连上场机会都没有,也许这一切都只是个梦吧?梦醒了,梦没了,梦被现实打败了。那时自己就会灰溜溜滚出OD,滚回现实继续上学,继续考试,继续做个平凡的游戏分母。然后时间久了,年纪大了,便会连游戏也不打了。

思绪烦乱,被束得扁平的胸此时憋闷异常,四顾无人,安再把手伸进T恤,给胸扯出一丝空间。

“比赛呀比赛,没有比赛。安再呀安再,想打比赛。安再爱比赛,比赛不要安再。啊~啊~啊~”安再叽叽咕咕哼着自己编的小曲,委屈得像个170厘米的孩子。

“噗~~~”身后突然传来的漏气声吓得安再跌坐在地,迅速抽出自己的咸猪手,下意识攥紧领口。阴影里闪出一个身影,踱着步子手插口袋慢悠悠踱出来。

竟然!又是!季沧海?阴魂不散!冤家路窄?

“安再,想打,比赛?”季沧海懒洋洋的靠在栏杆上,两眼望天,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很有韵律感。

“咋了!咋了!没想到你还有这个嗜好,听墙根儿?!”安再略尴尬,只能拿同样的话回击。

“啧啧,可惜了,都是中单,就算上场,你和我,只能上一个。”季沧海把重音放在“一个”上,即使语调平缓,那股子洋洋自得的挑衅味道也喷溅而出。

“你上学,我上场,完美!”挑衅?谁怕谁!

“电竞场,菜是原罪,比如,你。”季沧海弯下

电竞没有女,朋友!

作者:潺潺蝉禅类型:游戏竞技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电竞没有女,朋友!》是潺潺蝉禅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竞技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再,邢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梦想中入住OD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曾假想过一万种可能,每一种都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而现实却和想象中热血漫画般的展开背道而驰。

小说详情